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雄飞

著名出版人,《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的图书策划人

 
 
 

日志

 
 

中国金融改革何处去?——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奥曼教授纵论中国金融改革  

2013-07-08 20:4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宫就是中国的象征,来中国不能不看故宫。我从小就对历史古迹和古建筑感兴趣,所以故宫最吸引我的就是它的建筑和建筑中的浮雕与图腾。至于您让我用一句话来概括今天的感受,让我想一想,祝你平安!”

                                                                                ——罗伯特·奥曼

中国金融改革何处去?——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奥曼教授纵论中国金融改革 - 贺雄飞 -  贺雄飞
200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奥曼会见贺雄飞教授(中为犹太经济文化研究中心秘书长朱兆一先生)

谁是罗伯特·奥曼 

      谁是罗伯特•奥曼?他是一个数学家还是一个经济学家?他是一个正统的犹太教徒还是一个理性的科学家?他是一个逍遥自在的人还是一个深刻的思想家?

    当许多中国经济学家还不知道罗伯特•奥曼是谁的时候,罗伯特•奥曼教授第二次来到北京。许多听起来完全南辕北辙的品格,却在这位犹太经济学大师身上和谐并存。他并不像许多呆板的理论学者一样,把自己完全封闭在象牙塔里。他对滑冰、爬山和亲自下厨的嗜好丝毫不亚于证明一个深奥的数学定理和复杂的经济学问题的兴趣。他对真实生活现象和复杂的社会问题非常感兴趣,并经常用自己的真知灼见来解答这些难题。他是一个顾家的男人,非常有风度和体贴与理解别人,并不乏敏锐而深刻的思想。

    罗伯特•奥曼先生于1930年6月出生于德国的法兰克福,拥有以色列和美国双重国籍,先后毕业于美国纽约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并获得数学博士学位,自1968年开始担任以色列希伯来大学数学系教授。他和美国人托马斯•谢林运用博弈论推进了人们对冲突与合作的理解,共同成为2005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中国金融改革何处去?——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奥曼教授纵论中国金融改革 - 贺雄飞 -  贺雄飞                                 奥曼先生告诉台下,最好不要摄影和拍照

      2012年11月22日,奥曼先生应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犹太经济与文化研究中心之邀访问北京,并于11月23日上午10:00在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图书馆报告厅发表《犹太典籍中的经济理论》的主题演讲。贺雄飞教授应邀出席了演讲活动,并于演讲结束后同奥曼先生亲切会谈,还把自己编译的犹太教最重要的典籍《塔木德》和新著《孩子,今天你提问了吗?》亲手赠送了奥曼先生,并同奥曼先生合影留念。

中国金融改革何处去?——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奥曼教授纵论中国金融改革 - 贺雄飞 -  贺雄飞
                              贺雄飞教授向奥曼先生赠送中文版《塔木德》
             中国金融改革何处去?——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奥曼教授纵论中国金融改革 - 贺雄飞 -  贺雄飞
                                贺雄飞教授同奥曼先生合影留念
 

    奥曼先生在演讲中提到,犹太人的第二本“圣经”《塔木德》说,如果一个罪犯赎金太高的话,一定有问题。也就是说,如果有人被绑架了,被绑架者向绑架方付的赎金不能太高,否则等于鼓励犯罪。奥曼先生认为,经济理论的重大作用在于研究激励机制。若没有激励理论,经济学是发挥不了作用的。《塔木德》中的许多有关经济学的论述,曾在亚当•斯密的经济理论中出现过。

    奥曼先生认为,在中世纪的犹太哲学中就说过,过高或过低的商品价格都会损害市场,定价权在中间商、上游和下游的市场博弈中来确定。合理的价格和有效的激励机制结合起来,才能推动市场的发展。以色列驻华使馆的文化参赞向他问道:“如何用博弈论解决巴以冲突?”奥曼先生回答:“要想和平,必须准备好作战。这就等于在向对方暗示,如果要发生战争双方都会付出更大的代价。”这可能就是博弈论的精髓。

中国金融改革何处去?——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奥曼教授纵论中国金融改革 - 贺雄飞 -  贺雄飞
                                 奥曼先生同贺雄飞教授亲切交谈
 

      罗伯特•奥曼先生曾于1955年在一个博弈论会议上见过“计算机之父”犹太人冯•诺伊曼教授,当时奥曼还是一个年轻人,而冯•诺伊曼却是一颗巨星,并在博弈论研究方面卓有建树,一个重要成果就是能够理解最小最大化定理对于经济学的重要性,这就是“冯•诺伊曼-摩根斯坦解法”。后来有一位学者叫瑟久•哈特采访罗伯特•奥曼,向他问道:“世界上充斥着理性的博弈,这与宗教观点一致吗?”奥曼回答说:“宗教很强调一个人的社会生活,并主要教人向善。完全理性的博弈者可能是非常虔诚的宗教徒,宗教显示了一个博弈者的其他动机。每个博弈者都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当犹太法典《塔木德》对人的行为不能完全约束时,就需要上帝对人做出理性的判断。上帝是思考我们生活的一种方式;用世俗的话说,他告诉我们如何做一个人。”作为一个严格的犹太教徒来说,奥曼认为“安息日”的仪式非常美妙,如果没有宗教,这种美妙是完全不可能的,宗教可以提高一个人的生活质量,并使人的精神得到提升。宗教不允许一个人使用盗版软件,尽管在20世纪80年代的时候大多数人认为使用盗版软件是合乎道德的。在奥曼看来,“上帝万能”并不是犹太教的一个观点,倡导人类的自由意志才是犹太教特别强调的一个传统。《圣经》和《塔木德》都是充满了魅力的文献,它们所涉及的范围非常广泛,给所有的未来科学,包括博弈论留下了大量的研究空间和用武之地。

      11月23日上午,贺雄飞教授应中国犹太经济文化研究中心之邀,陪同奥曼先生参观游览著名的故宫。由于当天是“安息日”,奥曼先生又是一名正统的犹太教徒,所以在天安门广场和故宫都没有为奥曼先生留影。奥曼先生虽然已经82岁高龄,但仍然精神矍铄、白须潇洒,虽然滴水未进、粒米未食,仍连续逛故宫4个多小时。下午3:00多,当游览结束时,贺雄飞教授再次向奥曼先生请教:“您为什么要游览故宫?故宫的什么东西吸引了您?您能不能用一句话概括在故宫的感受?”奥曼先生风趣地说:“故宫就是中国的象征,来中国不能不看故宫。我从小就对历史古迹和古建筑感兴趣,所以故宫最吸引我的就是它的建筑和建筑中的浮雕与图腾。至于您让我用一句话来概括今天的感受,让我想一想,祝你平安!”

                                     中国金融改革何处去?——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奥曼教授纵论中国金融改革 - 贺雄飞 -  贺雄飞       奥曼先生畅游故宫(中为城开投资集团副总裁余天洋先生,右为电子商务研究所所长李安渝博士)
                               

   中国金融改革何处去?——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奥曼教授纵论中国金融改革 - 贺雄飞 -  贺雄飞                                奥曼先生同朱兆一博士亲切交谈
 

    11月27日晚上奥曼先生离开北京,贺雄飞教授对中国犹太经济文化研究中心秘书长朱兆一博士说:“奥曼先生此次访问北京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时间同他老人家进行深刻的交流和对话,让他谈谈同萨缪尔森和弗里德曼等犹太经济学大师相处的往事,也许还有机会再向他老人家请教。感谢中国犹太经济文化中心的厚爱与邀请,也感谢柯立新先生的诚挚引荐,能让我有机会同在世的这些‘诺奖大萝卜’亲密接触。”

 

博弈论对世界金融市场的解析

    2012年11月22下午,罗伯特·奥曼先生应国开行的邀请,发表了关于中国金融改革的演讲。他认为,博弈论分析的核心是激励,这也是所有经济分析的核心,总之,什么是经济,经济就是激励。虽然也和钱、投资有关,但是经济和博弈论的重点要素就是激励。他列举了5个方面的例子,阐述自己的观点:

    第一个例子是市场经济。社会主义基本模式是马克思首先提出的:按需分配,各尽所能。我非常欣赏它,但是有一点是错误的:人们不会愿意为他人工作,却愿意为自己工作。人们愿意为社会多做贡献,但是需要有部分利益留给自己。如果没有报酬,人们不愿意付出更多的努力。所以说,这个想法是美好的,但是实现不了。从1979年开始,中国认识到人们需要加入到市场经济中去。社会主义制度在20世纪中得到了巨大的教训。另外一个例子是1986年的越南,我06年去了一趟越南,发现这里是一个快速发展的美丽的国家。1986年,这里的人们开始进入市场经济社会,人们非常愿意工作,因为他们在为自己工作。我再举一个我知道一些的例子,以色列的基布兹农场,大家都把它看成一个合作的整体。由50,100或者200个家庭组在一起,他们没有各自的问题,没有各自的财产。这也是一个美好的想法,但是最后失败了。从长期的来看,人们不愿意为别人工作,而更愿意为自己赚钱,为自己工作。这不仅仅是激励的问题,也是建立由市场供需决定的价格问题。在市场经济下,商品的价格不应该由政府来规定,而是应该由市场的供需关系来决定。

    第二个例子是法规。法规是需要的,但是应该将这种需要减少到最小,因为它会产对生腐败的激励。法规听起来很好,像社会主义一样,实施起来很难。有些东西需要制定法规去规范,有些东西不需要制定法规。诚实和透明度是需要法规的,竞争机制也需要依靠制定法规来保证。良好的竞争机制需要更多的竞争者参与到市场来,这样才能降低价格,提高服务。而管理层薪资不需要去规范,政府不应该指导企业给员工发多少薪水;风险也不需要去规范,例如不要指导银行的投资方向,应该由银行自己去衡量投资风险。利率也不需要政府去规范。还有很多方面,政府都不应该去制定法规干涉。唯一需要政府去规范的是诚实、透明度和竞争机制。

    第三点是管理层薪资。刚才提到了,管理人员的薪资是不应该拿来规定的,这不意味着公司,金融机构,制造商就不需要给他们的管理人员发薪资。管理人员的薪资构成应该是这样组成的:部分基本工资+巨额奖金。我不需要向各位银行家解释什么是股票期权,但是我想确定我们所谈论的是同一个概念。这里的股票期权意思是允许公司管理人员在一定的期间内以计划确定的价格购买公司股票。管理人员可以自主选择购买或者不购买股票,但是得保证他们有购买的权利。这样,管理人员会很乐意付出一切努力让股票上涨,他们会很愿意去努力。但是,如果股票下跌,他们就不会去买股票,那么,他们也不会有损失。他们就不会那么有动力工作。所以,给管理人员发的应该是股票,而不是股票期权。给管理人员发薪资应该一半发钱,一半以股票的形式,而且股票5年之内是不可以交易的。这样才是正确的激励。

    第四点是紧急救助。当08年经济危机的时候,AIG几乎垮掉了,但是政府给他们资助钱以保证公司能存活。短期来看,这会产生很好的利益,但是从长期看,这种紧急救助给公司的高管人员和债权人带来了负面的激励。对于国家的公民和债权人来说,也是一样的。像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等国家和AIG等企业,从短期来看能满足一些利益。长期来看,紧急救助给高层管理人员和国家带来的是负面的激励。当你给紧急救助的时候,公司的高官会说:好吧,我会去采取冒险行为,如果公司赚钱了,那我也赚钱了,如果公司亏损了,政府会提供救助的。这样会鼓励冒险行为。现在在希腊有很多麻烦事,公民没有得到保险和社保服务,因为这是法律规定的,所以公民会很坚持索取。在政府的救助下,公民的要求可以得到实现。但是这样会加大国家的负债危机,对于国家的信誉度来说,也是一样。长远看,救助只会鼓励冒险行为,而不会促进经济效益的提高。

    不知道罗伯特·奥曼教授对当下的中国金融改革有无参考价值?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