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雄飞

著名出版人,《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的图书策划人

 
 
 

日志

 
 

[转载]陈有西:中东散记(五)  

2013-02-24 18:33:0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2-23 2:32:11

 

 

 

 

中东散记

(五)

 

陈有西

 

 

2013年2月16

正月初六,周六,晴

佩特拉——石头古城——摩西神泉

——阿克巴——约以边境——死海

 

 

 

今天是来中东的第五天,国内的春节假期快结束了。

      落地窗户外面,看到底下的山谷慢慢明亮起来。阳光把河谷中的佩特拉岩岭的山巅抹上一道金色。走出阳台眺望,身后的朝阳渐渐升起,佩特拉古城的岩石,色彩斑斓。据地质考证,这里的岩石是从海底挤压上升的,不只呈红色,还有淡蓝、橘红、黄色、紫色和绿色。因此佩特拉古城又称玫瑰古城,古希伯来语里佩特拉就是“岩石”之意。特殊的地貌使这里呈现出奇异的色调。19世纪的英国诗人J·W·柏根写这里诗里说:一座玫瑰红的城市,其历史有人类历史的一半。”

 

朝阳初照峡谷古城

 

 

佩特拉古城

佩特提城位于约旦南部沙漠,是一个高原台地上的一个盆地状的低谷。隐藏于死海和约旦国境内阿克巴湾之间的山峡中,位于干燥的海拔1000米的高山上。它是约旦最负盛名的古迹之一。距北边首都安曼约260公里。

 

 

干涸的摩西神泉

 

 

 

摩西神泉流下的溪谷已经干涸

 

 

 

谷底下有一条干涸的溪流,传说就是3500多年前摩西神泉流下来的泉水,穿过佩特拉古城的悬崖峭壁之间,经亿万年长年累月的水流切割,形成一条峡谷小河。现在只有累累溪石,没有一滴水,成了车马和人行道路。

 

石雕神庙和石棺

 

 

方形的石雕墓穴

 

 

 

双人石棺

 

 

大约公元前312年,纳巴泰人(古代阿拉伯部落)在此定居。古时约旦地区的贝都因人是游牧民族,从安曼由北向南,逐渐迁移到月亮谷地带。因沙漠一直不适合游牧,一直迁移到佩特拉这个地方,发现水源充足,谷地水草丰美,于是定居下来。建城的历史有多种说法,纳巴泰人在公元前六世纪建国,公元前二世纪,在此建造了他们的都城。公元前9年到40年,开始在河谷悬崖上凿城。但是经过我们的实地观察,这更像是古代帝王的陵寝。就如同古埃及的金字塔。

 

 

 

 

 

往古城引水的山洞

 

 

一夫挡关万夫莫开的古城门

 

 

百年前西方画家笔下的古城,拱门还没有塌,可见古迹自然风化很严重

 

 

香料之路

 

 

佩特拉原是古代香料之路。先人们将红海沿岸盛产的香料运往地中海,必须从这里经过。也是古代亚洲丝绸之路的延伸,通往欧洲的必由之路,过路费。一些紧缺的物资流通如盐,油,香料。都在这里集散。据说沙漠缺水,游牧民族长期不洗澡,因此香料特别流行。这这古代城市一度非常繁华。

 

 

 

 

 

 

 

 

古老的引水渠已经损坏

 

 

引水渠中积的雨水潭

 

 

征战之地

 

 

公元106年,罗马帝国皇帝图拉真的军队进攻这座古城,由于地势险要,被一个小孩发现报信,城里军队和百姓抗击,罗马人一时无法攻破。后来他们堵住了唯一的从城外往里流的摩西神泉水源,才将城攻陷占领。佩特拉沦为罗马帝国的一个行省。3世纪起,因红海海上贸易兴起代替了陆上商路,佩特拉开始衰落,7世纪被阿拉伯军队征服时,已是一座废弃的空城。加上后世地震破坏,这个古城于是成了无人居住的废墟,只留下了大量的石庙石墓崖雕。古城渐渐不为人知。1812年,一位瑞士探险家J.L.伯尔克哈特发现了玫瑰古城。但是当地阿拉伯人不让他进城考察。他于是学习了阿拉伯语,装扮成当地人,得以进入古城,详细考察。向西方社会作了报告,古城才被世人发现,广为人知。2007年7月8日,这个历史遗存被评选为世界新七大奇迹

 

 

 

 

 

 

顽强的树

 

 

 

 

山谷峡道

 

 

佩特拉遗迹有一条长约1.5公里的狭窄峡谷通道。建筑物雕凿在悬崖峭壁面内,其房间也隐没在岩石之中。峡谷最宽处约 7米,最窄处仅2米左右,两侧雕凿有洞窟、岩墓等。峡谷尽头豁然开朗,耸立着一座高约40米、宽约30米的依山雕凿的哈兹纳赫殿堂(意为金库)造型雄伟,有6根罗马式门柱,分上、下两层,直至洞顶。横梁和门檐雕有精细图案。穿过哈兹纳赫殿堂前面的小谷,有古罗马剧场遗迹。剧场后面有一片开阔地,城市依四周山坡建筑而成,有寺院、宫殿、浴室和住宅等。还有从岩石中开凿出来的水渠。在东北部的山岩上开凿有石窟,其中有一座气势雄伟的三层巨窟,正面为罗马宫殿建筑风格,是历代国王的陵墓。现设有佩特拉石窟博物馆。

 

 

神秘的神殿

 

 

 

 

 

 

 

 

 

 

 

 

 

   

沿着河谷前行,两边悬崖绝壁耸立,像美国的科罗拉多大峡谷。很险峻,但是没有那么大。佩特拉人的建筑能力在当时堪比建造金字塔。这些古石雕凿建得壮观无比,令人叹为观止。整个古城石雕,在没有现代机械只用人工的情况下,没有几百年的历史是凿不出来的。以致于一些人戏称是外星人才可能建造这样恢宏的史前文明。看过电影《变形金刚2》的对这里的实景一定会有印象,“能量之矩”就是藏在佩特拉古城之中。

 

 

 

 

《变形金刚2》

 

 

 

 

 

 

歌剧院还是议事厅

 

 

 

 

 

 

 

 

贝都因小朋友在卖彩石

 

 

 

五彩岩石

 

 

 

 

 

 

 

 

仿古演炼:纳巴泰人守城军团

 

 

出山谷正好碰到一队士兵在演炼。穿的服装应该不是罗马军团,而是阿拉伯的纳巴泰守军。军鼓长矛,仿佛当年金戈铁马。

 

 

 

 

 

 

 

 

山寨酋长

 

走到山口,阿拉伯人在叫卖头巾。杨恒均买了一条,叫小贩帮助教他如何缠头。然后又买了一个黑圈帽,俨然一个阿拉伯酋长。大家看着他乐不可支。

 

 

 

山寨酋长杨恒均

 

 

 

信孚集团董事长信力健骑马出谷

 

 

 

 

山寨酋长和宾利车

 

 

 

 

 

摩西泉眼

 

 

出了峡谷神殿,我们去了半山腰上的摩西泉眼。河道虽已经干涸,但是泉眼中仍然有少量的清泉从石缝一流出。一个阿拉伯人用塑料桶在取水,我们也尝了一下,水质甘甜,是石缝中渗出的地下水。遥想当年这里水源应该是很大的。现在山上已经没有植被,成了荒漠秃岭,山泉干涸是自然的了。

 

 

 

 

 

 

 

 

沙漠南行

 

 

 

 

今天是阿拉伯人的安息日,约旦中部海关不开关,因此我们只好一路向南到红海边的阿克巴市过境,返回以色列,办理入境手续。再从以色列往北回到死海。在约旦河谷两边南北狂奔四小时。本来,上午11点前是可以过关的。但是那位约旦导游不告诉也不安排,没有任何计划,好像他倒是游客。过海关时,约旦海关收我们约80元的离境税。我们说合同中已经包括的。那导游同他的公司打了半天电话,还是不置可否。我们为赶时间,只好先交了。后来知道,这在约旦导游中是常事,他们就是这样占点小便宜。

 

 

                             约旦边防军车队

 

 

 

 

 

 

 

 

 

 

导游的耽误倒也让我们有意外收获,一是见到了约旦的摩托化部队,沿着边境公路足有一个团的兵力在演炼,让人感受到这块土地毕竟还在战争阴影中。二就是见到了红海。原来红海并不红,海水湛蓝透明,清澈见底。据说是这里产红珊瑚,故称红海。一路出去,就是中国海军参加护航打击海盗的亚丁湾,通向印度洋。我们在约旦的阿克巴市海滨漫步,望着宽阔的海面,想像着3500年前的摩西是怎样把海水分开让犹太人走过来的。我想大概也是从我们过境的陆地走的,因为红海海湾到此结束,约旦河谷地是一片陆地。

 

 

见到红海

 

 

 

 

 

 

这么宽的海面,摩西能够带领犹太人从海底走过来吗?

 

 

 

红海的海水其实是湛蓝的,据说是海底产红珊瑚,才叫红海

 

 

 

红海东岸的阿卡巴市,属于约旦。对面西岸的市属于以色列

北面海湾尽头有陆地相连,就是边境海关

 

 

 

阿卡巴海关

 

 

过境以色列,又是一次非常烦琐严格的安检。两个东欧国家的姑娘的行李,被以色列边检人员翻了个底朝天,盘问了足有一个小时。我们中也被抽检翻包了两位,一件一件打开检查。我因为随身行李少,大概人看上去也不像坏人,安检很快就过了,也没有翻我的包。

 

 

 

 

约旦国王候赛因和以色列总理拉宾为两国和平相处作出了艰苦努力

现两人都已作古,边境海关挂着他们的像

 

 

 

 

 

一到以色列境内,广场和道路的建设、环境绿化,和约旦就明显不同。其实红海边的阿克巴市也是约旦的出海口,也是一个经济很发达的市,新国王投资在建造旅游宾馆,努力刺激经济发展。但是同样的土地,一杆之隔,还是显出了管理上的差距。

 

 

导游小陶在海关以方安检口外接我们。她是个中国人,浙江金华的小老乡。在浙江工商大学外语系毕业后,到耶路撒冷攻读希伯来语,已经五年了。受聘于以色列的公司担任导游。司机还是原来送我们从约旦北部过境的很礼貌负责的以色列人。

 

          

 

以色列人在寸草不生的约旦河谷沙漠里,用滴灌技术,硬是种出了大片的椰枣林

 

 

 

河谷中间就是约以边境线,没有什么明显的标志,

我们刚才就是从对面山下往南走过阿卡巴海关。

 

 

沿着约旦河谷西面,以色列一侧的走廊,我们一直沿着边境公路向北返回。车窗外就能够看到河谷中央,国境线那边,我们刚刚南行的路。由于行程耽误了半天,原计划今天的死海游泳是来不及了。

 

 

 

到达死海边的酒店,已是夕阳西下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