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雄飞

著名出版人,《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的图书策划人

 
 
 

日志

 
 

第五个“女流浪者”——序马亚丽新作《另眼看四大名著》  

2013-01-05 19:0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家永远是一匹害群之马。

                             ——米兰·昆德拉

老实说,世界上的女思想家并不多,数来又数去,除了法国哲学家萨特的情人西蒙·波伏娃之外,剩下几位都是犹太女人。犹太女人堪称世界上“最会思想的女人”,她们在流浪中思考着自己的命运和人类的命运。

第一个会思想的“女流浪者”就是美国最著名的公共知识分子和发行量最大的畅销书作家安·兰德,她生于1905年,死于1982年。安·兰德最具哲学挑战意义的哲理小说《阿拉特斯耸耸肩》被评为“继《圣经》之后对当代美国人影响最大的一本书”。此外,她还著有长篇小说《生而为人》、《赞歌》和《源泉》,以及四部代表性思想论著。她推崇理性,认为人的最高美德便是推理的能力,并力倡极端个人主义精神,与利他主义和自我牺牲的伦理学形成最为尖锐的对抗。有人说,不了解安·兰德,就无法理解美国精神。许多大名鼎鼎的人物,包括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甲骨文CEO拉里·埃里森都是安·兰德哲学的拥趸。安·兰德出生于俄罗斯圣彼得堡的一个犹太人家庭,1926年初,得到一份护照,妈妈出钱为她买了一张去美国的头等舱船票,离开苏联前往纽约流浪。从此开始她人生的转折点。

第二个会思想的“女流浪者”就是西方近代最引人瞩目、最有争议的女作家和评论家苏珊·桑塔格。她的作品被翻译成32种文字,在世界各地广为流传,并先后获得2000年度美国图书奖、2001年耶路撒冷国际文学奖,以及2003年度德国图书大奖——德国书业和平奖。桑塔格1933年出生于美国纽约,父母都是犹太人。生父曾在中国天津做过皮革生意,母亲随夫在中国住过。6岁那年,其父因患肺结核不治身亡,这使桑塔格从小就对死亡及其意义非常关注。晚年的桑塔格身患癌症,由于没有医疗保险,生活异常艰难,靠朋友的帮助来维持生活。她一边顽强与病魔搏斗,一边笔耕不辍。

第三个会思想的“女流浪者”是被文坛誉为“黑暗时期三女哲”之一的汉娜·阿伦特。阿伦特生于1906年,死于1975年,是20世纪最伟大的、最具原创性的思想家之一。曾写过著名的政治哲学专著《专制主义的起源》、《人的条件》和《黑暗时代的人们》等。阿伦特出生于德国的一个中产阶级的犹太家庭,是著名哲学家海德格尔和雅斯贝尔斯的学生,获得了哲学博士学位。1933年纳粹上台后,阿伦特流亡巴黎,1941年移居美国,开始了她伟大而传奇的一生。

第四个会思想的“女流浪者”是西蒙娜·薇依。薇依1909年生于法国巴黎一个富裕的犹太中产阶级家庭,毕业于著名的法国巴黎高等师范专科学校,是哲学家阿兰的学生。薇依对古希腊思想、笛卡尔哲学、康德哲学等都有深入广泛的研究,是20世纪法国思想界一位非常独特的天才人物。她的作品《重负与神恩》、《在期待之中》、《扎根》等著作,被翻译成中文以后颇受欢迎。她最关注的问题是:贫困、不平等、弱者所受的屈辱、专制权力与官僚制度对精神的摧残。她信仰神秘思想,体现了浓厚的基督教神秘主义气息。二战期间,她因绝食而死。

上述这四位“女流浪者”都出生于犹太家庭,只因为是犹太人,命运就注定和别人不同。她们的心中都怀着一种强烈的愿望:要了解这个怒气冲冲的人世间,要和这个世界和解,无论如何都要热爱命运、热爱人类。她们经历的都是20世纪最重大的政治现象,如:法西斯主义、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反犹主义、专制主义等。对这些问题,她们都做过深入的思考。由于反犹主义等原因,她们被迫走向了流浪之路和逃亡之路,她们不仅要做“黑暗时期的见证人”,同时也要做“积极参与演出的观众”。最终,她们必须理解这个世界,同时用自己的思想引导这个世界。

西蒙娜·薇依在《关于爱上帝的无序思想》一文中写道:“基督说过,谁是近处的人,就令人们去爱她。人们看到躺在大路上的,就是这裸露的躯体,流着鲜血,失去了知觉。首先令我们去爱的是不幸的人,人类的不幸,也就是上帝的不幸。”因此,每当汉娜·阿伦特在社交场合碰到一个年轻学生,并从他的话语中看到永恒人类又有希望出现一个新的开端的时候,她都会习惯的低声嘟哝起歌德《浮士德》中一句她非常喜爱的话:“人类生生不息、直至永远,世界有可能得救的原因也就在这里。”而安·兰德则大声地《致新知识分子》:“理念是世界上最强大最现实的重要力量。”人类现在正面临着一个选择:是前进还是后退?人类是明天唯一的创造者。

当这些伟大的犹太“女流浪者”用自己的思想和智慧同世界抗争的时候,中国也出现了一些流浪的女思想者,我所认识的中国辽宁本溪的马亚丽就是其中的一个,我称之为第五个“女流浪者”。她在台湾刚刚出版的新著《掀开集权的面纱》一书中,对梁启超、陈独秀、陈布雷等一大批中国思想者和袁世凯、孙中山、徐世昌、蒋介石、张作霖等军阀的精神世界进行了深刻的探索和剖析。在后记中,她悲凉地写道:“历史,我们无法逃遁,无法脱离……历史给了我们智慧,也给了我们沉重。写下的粗浅文字不过是我沉重后的一点小小感慨,对与错,都是女人眼里的东西。”每每想到人生的价值和意义,她不愿意将来双手空空去天堂与他们的父母相聚,于是她拿起笔来愤笔疾书,尽管作为一家地方小报的普通员工,她每个月只能得到300元的工资。她是一个真正的流浪者,是一个从乡村跑到城里的“女流浪者”,她睁着一双淳朴好奇的眼睛,凝视着外面的世界,她和都市无法相容,无论是在寂寥的深夜还是喧闹的人群,她都常常感觉到苦闷和孤独。正是这苦闷和孤独,让她能够用旁观者的心态冷眼看这纷繁的世界,另眼看中国古典的四大名著。虽然她还没有形成系统的思想,但每一篇文章都有她非常独特的体悟和感受。

犹太哲学家维特根斯坦说:“一个真正哲学家的最终归宿是在火车站。”当马亚丽开始背上自己的背包去往远方旅行的时候,也就开始了一段与众不同的精神之旅。思想是精神的绝对创造,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

是为序,祝贺马亚丽的新作《另眼看四大名著》在台湾出版。

                                                                 贺雄飞 

201315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