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雄飞

著名出版人,《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的图书策划人

 
 
 

日志

 
 

《孔庆东现象批判》序:和尚打伞  

2012-08-14 10:4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孔庆东现象批判》序:和尚打伞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
说话的权利。

 ——伏尔泰

《孔庆东现象批判》序:和尚打伞 - 贺雄飞 -  贺雄飞


    曾勋是一位青年才子,不久前在中国财富出版社出版了他的新作《思想是我的盐》,现在又推出这本《孔庆东现象批判》,让人非常高兴。

曾勋是一匹青年“黑马”,孔庆东也是我当年“草原部落”推出的黑马,只不过他现在已经变成了著名的“北大教授”和“孔和尚”。一提起孔和尚,首先就会让人想起一句俗语:“和尚打伞——无发(法)无天。”是啊,孔庆东虽然曾经是我的朋友,而如今却变成了一名“无法无天”的“伪知识分子”和“流氓文人”,再一次让人感慨万千。

有人说过,“吾爱吾师,但我更爱真理。”我要对老孔说的是:“吾爱吾友,但我更爱真理。”曾经在“三妈事件”发生以后有广东媒体采访我,让我评价对孔庆东的看法,我说:“孔庆东的许多言行,不像一位北大教授,流露出许多流氓文人的江湖气息。”说实在的,老孔这个人有些时候还是非常有哥们儿义气的,比许多所谓的“知识分子”要可爱得多,但他近年来的一系列话语却表现出他骨子里的草莽习气,让人对他的堕落非常痛心。

孔庆东一系列的语言暴力、战争话语无不流露着“文化大革命”的遗毒,他用一己的疯狂与偏执绑架了人民的“话语权”,既不符合法律的精神,也违反了起码的道德底线,是典型的“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正如曾勋在书中所言:“被流氓文化滋养大的人,灵魂始终带着洗不净的血腥味儿,脑海里总残留着提着西瓜刀上街砍人的欲念。他们钟爱‘斗’的暴力文化,相信枪杆子里出美女、黄金和玉帛……可以窥见‘流氓政治’在这个民族的文化中种下的祸根。”显而易见,孔庆东既是中国野蛮文化的受害者,也是灾害的制造者。

此外,孔庆东的成名和他在《47207》中所流露出来的“草根式的幽默感”是分不开的,在20世纪末有其积极的一面,和当年王朔的出现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是,他的油腔滑调的调侃与美化苦难的背后存在着严重的精神贫血,甚至流露着“青楼余毒”和学术犬儒化的倾向。在那个难忘的夏天,当孔庆东的逍遥理想被专政机器碾碎以后,孔庆东变得非常麻木和绝望,不甘寂寞的他为了体现自己的才华,终于自创“星宿派”的“化功大法”,和司马南之流被誉为中国文化界的“四大恶人”。这是非常耐人寻味的。

剧作家易卜生说,文学是与自己的灵魂对话,写作就是坐下来审判自己。反思“孔庆东现象”的同时,更应该反思我们自身的文化。孔庆东与追捧他的那帮“乌合之众”无非是娱乐至死时代的文化傀儡,是普世价值洪流下的一股逆流,也是野蛮的物质主义时代某些“文化小丑”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一场“闹剧”。孔庆东早已不是他原来的自己,也不是哈三中当年那名朴实的文学青年,而早已变成了一种文化符号,仿佛来自地狱的某一个地方,成为魔鬼和邪恶的代名词,但愿这本书能为他招回不死的灵魂。

是为序,与曾勋及孔庆东等诸位朋友共勉。

 

                                                             贺雄飞

                                                      2012年5月10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