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雄飞

著名出版人,《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的图书策划人

 
 
 

日志

 
 

思想也是他的光——序曾勋新作《思想是我的盐》  

2011-10-11 21:0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勋是我的“85后”同道,要出版一本随笔集《思想是我的盐——一个85后的阅世随笔》,希望我为他写一篇序。其实,这本书的初稿我早在2010年底的时候就看过了,当时就想为他“接生”,只不过由于当时他的文章还没有现在这么多,近一年来,他又写了好几篇非常有分量的文章。今天我拜读他的全稿的时候,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快乐,曾勋真是好文章啊!

    看到了曾勋的文章,让我不由得想起了当年的“北大怪才”余杰。曾勋是第二个余杰,这不仅由于曾勋也是余杰的四川老乡,而且外表和说话风格也有几分酷似,甚至也像余杰一样有点“口吃”。正如余杰所说,凡是口吃的人都是大脑转动太快、而表达速度跟不上思想速度的人。确实如此,我对曾勋的印象也是如此,尽管我们只见过两三次面。我和曾勋的第三次见面,是在去年底在宋庄和于建嵘先生共同庆祝他的新作《底层立场》出版的时候,当时我邀请曾勋过来拜访一下于建嵘先生,他好像对那种热闹的场面天生有一种警惕,一整天几乎没说几句话,但回去后很快就写了一篇非常有分量的文章,充分的体现了他思想的丰富性与复杂性,这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因为在80后出生的年青一代作家中,有思想水准的人确实不多,除了韩寒以外,什么郭敬明啊等等,大多数人都是为商业化而写作。

    “思想是我的盐”准确的概括了曾勋的精神追求,当我在看他的序言中读到“思想是我的盐”这句话的时候,我就想这句话是一个非常好的书名,结果下几行以后,曾勋果然用了这句话做他的书名。思想不仅是曾勋的盐,同时也是他的光,盐是他的底色和粮食,光则是他的精神。透过曾勋那些朴素而纯粹的文字,能够找到当年钱理群先生在赞扬余杰和摩罗时所说的“精神界战士”的影子,只可惜的是,当年我当酋长时的那批人,已经有好几个不是“精神界的战士”了。余杰信了主,摩罗彻底否定了自我,孔庆东则完全沦为“帮凶”和“帮闲”文人,只有谢泳先生成为一名真正的大学教授。曾勋的出现,唤起了我对往事的回忆,也让我感觉到自己的无力和无能,我当时怀着满腔的热情,希望能在“草原部落”的精神牧场放养出几匹真正的“思想黑马”,结果这片草场现在几乎已经枯萎了。我不知道曾勋的出现意味着什么,他现在仍然是单兵作战,没有当年那么一批人呼啸而来,因为80后这帮年轻人大多数已经丧失了理想,被这个野蛮的物质主义时代成功的俘虏了,幸耶?不幸耶?

    曾勋对这一点看的比我还清楚,我在悲凉中只能无奈的感慨,而他则公开站出来对摩罗等人的堕落进行深刻的批判,正如他在文章《摩罗,你的耻辱逃哪里去了?——从<耻辱者手记>到<中国站起来>》所说:

    《耻辱者手记》是中国知识人的心灵写真,是一面观察知识分子人格的照妖镜。《中国站起来》更像是新华社通稿或高中老师的教参。

    在《耻辱者手记》中,摩罗是置身于其中的苦行者,他愤怒于我们文化中稀缺的耻辱感,孤独地感受着历史隧道中耻辱的凶险,又义无反顾地将清醒的思想之刀割向了自己身上的“苟且偷生”的精神之瘤。所以,摩罗不要“恩宠”和“地位”,不要“名气”和“桂冠”,而要“自我”和“独立的人格”。摩罗“终于认清人应该为尊严而生活,可是我们的尊严早就丧失殆尽,我们又不敢起而寻找尊严”。

    在《中国站起来》中,摩罗是置身事外的旁观者,他放弃了对个体命运的关照与自身文化的反省,一切矛头都指向了“西方殖民后遗症的灾难”。他说:“我们批评自己的‘国民劣根性’已经批评了一百多年,目前还在狠批,暂时还没有休止或者放松的迹象。而这种自我批评,正是由欧美人对我们的妖魔化描述逐渐发展而来的。”

    摩罗,你已经走得太远了,你自我蒙蔽了双眼,成为了一个“做戏的虚无党。”你的胡言乱语不仅意味着你失去了读者,更意味着你的精神从此堕落,“摩罗”的名字已经不再适合你。我们或许应该庆幸摩罗没有在书名后面加上“了”字,不然,摩罗就真的彻底没落了。

     很显然,曾勋的身上仍然继承了知识分子的本色和鲁迅的批判精神,他不甘心摩罗的堕落,也不忍心摩罗的没落,更痛心中国知识界集体的沦丧。于是,他不仅把匕首扎向摩罗,还扎向了王蒙、李敖及其儿子李戡,李希光及余秋雨等文化名人,希望为他们“叫魂”。《摩罗,你的耻辱逃哪里去了?》《王蒙与张悦然:两代中国作家比较》《瓮外之鳖与北大的李戡》《驳袁晓明的消费男色衰亡论》《反李希光与刘康的反妖魔化》《李敖的胡子与皱纹》《我来把钟敬文请下神坛》《古远清庭外“败诉”余秋雨》等文章,充分体现了他的思想深度和批判能力。

    与此同时,另外一些文章,诸如:《大地之子于建嵘》《鲁迅笔下的看客们》《凋零的野百合花你在哪?——被遗忘的王实味》《战士的信仰——朱耀华的悲情人生》《傅雷与雷震哪个更雷?》《盘旋在俄罗斯的风雪精神》《再忆“红楼里的林姑娘”》《为爱而放弃爱的金岳霖》《守望孤灯的老人李慎之》《奥斯维辛之后的写诗人》《80后写作与突围“类人孩”》《儒学:灵魂的温柔枷锁》《“三角地”与“那话”——兼论北大精神的陨落》《古井与大地》《蘑菇·草药·蛇》等等,不仅文笔干净优美,体现了曾勋的底层本色和悲悯情怀,还显示了他博通古今、纵览中外的完整的知识结构,以及自由的思想和独立的人格。他赞美具有底层立场的“大地之子”于建嵘,厌恶鲁迅笔下的那些看客们,歌颂王实味、朱耀华、雷震和林昭具有战士般的信仰,赞美盘旋在俄罗斯的风雪精神和守望孤灯的李慎之老人,感叹北大精神的沦落,批判“类人孩”写作和奥斯维辛之后的写诗人,认为儒学是中国人灵魂的温柔枷锁。他也是一支孤军奋战的“野百合”,思想是他的盐,思想也是他的光。我期望着他永不堕落,做一名真正的知识分子,弥补当年那批思想的黑马走散以后留下的人文空白。

    有这样一句犹太谚语:“如果你想在冬天躲雨,就造一个茅屋;如果你想在许多冬天躲雨,就造一个石屋;如果你想让后代记住你,你就造一座环绕城市的围墙;如果你想永垂青史,你就写一本书吧。”从茅屋到石屋和围墙,再到写一本书,这不仅体现了犹太人的创造力,同时也体现了犹太人的价值观。而今当曾勋的这本新书出版之际,我把这句我喜欢的犹太谚语赠给他,也赠给所有的80后写作者,同时也赠给中国所有的写作者。

    这句话代表了我对所有的文字读物的一种审美要求和价值判断,希望所有的写作者都能产生一种写作的崇高感。是为序,与曾勋老弟和广大读者共勉。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