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雄飞

著名出版人,《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的图书策划人

 
 
 

日志

 
 

回眸民营出版30年——答深圳《晶报》记者丁为民访谈录  

2011-09-20 09:4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营书业走过粗野的原始积累,刚踏过21世纪的门槛,就看到了转机之光:20011110日,世界贸易组织第四届部长级会议,审议通过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申请。

    仿佛掐准了时机、踏准了舞步,就在这一年,来路各异的作家、记者和北漂,纷纷投身民营出版。那时的中国出版行业,一方面蕴藏着巨大的市场潜力;另一方面,它市场化程度还很低。

    他们很快试水成功,到了2003年以后,单打独斗创造畅销书的奇迹不再出现,一些超级畅销书基本上被几家大的民营出版策划公司瓜分。这些公司推出的一本本畅销书,就像改革开放之初的一支支流行歌曲,唱响大江南北。

    尽管民营书业还将在20072008年间遭遇困境,然而很快,新的跟进者们挨到了政策的春天:产业改制使民营出版开始享受到改革带来的机遇。2008年,新闻出版署署长柳斌杰在媒体上,第一次代表官方承认:民营出版从业者是文化产业生产力的一部分。200946日,新闻出版署发布《关于进一步推进新闻出版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提出:“积极探索非公有出版工作室参与出版的通道问题”。乐观的说法是:政府承认了民营出版的正当性与合法性。

    于是到了20092010年,各类资本不断注入。沈浩波们频繁接到投资人的电话,或约见面喝茶或直接提出要投资。资本与高手一结合,注定搅动江湖。

    10年过去,民营出版正在成为中国出版产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据统计,目前全国除教材外,其余品种民营公司占据了50%—80%的市场份额。在畅销书,民营图书和带有民营色彩的出版商起码占据了90%。

    可以说,过去的这10年,是民营出版机构酝酿更合理的身份、更清晰的商业模式和更大规模的10年。

    而杨文轩、沈浩波、路金波、贺雄飞、吴晓波……这群人,则构成了中国民营出版的群像。从策划人到企业家,从游击队到正规军,他们这10年的经历,就是民营出版的侧影。

 

    ■人物专访

 

    “商业操作坏了读者胃口”(或 “民营书业呼唤出版家”)

    民间出版人贺雄飞谈民营出版10

 

    刚一踏过21世纪,民营出版就发生了诸多新闻:20011110日,世界贸易组织第四届部长级会议,审议通过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申请。而杨文轩、沈浩波、路金波……来路各异的文人、记者、北漂都在这一年或第二年转向做书, ——他们随后成为出版界的风云人物。

    当然还有更早就在这个领域里摸爬滚打的人物,比如贺雄飞。昨日下午,记者与这位一贯以犀利、尖锐批判著称的评论家、出版人连线,请他谈民营出版这10年。

 

   堂堂正正走向市场

 

       报:您在1996年就成立了工作室,被视为“第一民营工作室”。请您谈谈,如何评估过去的这10年?

    贺雄飞:这10年是民营出版浮出水面,堂堂正正走向市场的10年。2000年前,它是后娘养的,只能偷偷摸摸,见不得警察。

       报:2008年,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的讲话,是个民营出版身份史上的转折点。

    贺雄飞:是的,意义巨大的转折点。他说:谁做得大,谁就是主渠道。这就等于说民营出版完全合法了,苦熬了那么多年,身份问题解决了。

    确实,此后再没有查倒卖书号什么的了。

 

    图书进入营销时代

 

       报:民营出版走过了一段艰辛甚至可说是卑微的路,现在路宽了。

    贺雄飞:是啊。2000年开始洗牌了,许多乱七八糟的被淘汰了,大的民营公司陆续登台,比如广西师大贝贝特,国有出版社跟民营合作的,国家也承认。2000年至2005年,民营出版可以说是雨后春笋、蓬勃发展。

       报:2005年。

    贺雄飞:嗯,2005年后,大的越大,小的越小。资产重组,网络阅读的急速增长都是原因。人心浮躁、不爱读书导致的图书总销量下降(除了教辅书)则是内在原因。举例说吧,人文社科类图书首版印数,一直呈下降趋势,1999年能有个三万五万册的,2000年就一万五了,现在七八千册就了不起了。

       报:但2005年后,书市继续火爆、如火如荼。

    贺雄飞:因为操作,比如《明朝那些事》,拚命营销与策划,上百万册的销量就有了。完全按市场规则运作,于是马太效应出现了,两极分化得厉害。

       报:过去的10年,是民间出版人群星闪耀的10年,他们创造了令人目不暇接的神话。

    贺雄飞:再也不会有一本书销量那么大的了。今年市场就疲软下来,《百年孤独》也掀不起狂潮。

       报:人们的策划能力去哪了?

    贺雄飞:张悟本事件是分水岭。

       报:您策划出版过张悟本的《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畅销一时,您因此被视为幕后推手,卷入风波。

    贺雄飞:这个不说了,我说得够多了。

 

    泡沫只是昙花一现

 

       报:今后五年,一本书改变一个人的命运的故事,还会不会重演?      

    贺雄飞:难了。过去的10年,有一种泡沫化现象,今后将回归本真。

    过去的10年不是辉煌,只是活泼。你方唱罢我登台,甚是活泼。

    其实,国人阅读率本就不高。你看,有没有个人读书发大财的?没有,没有典范例子,你找不到榜样。真正发大财的是IT英雄,他们好多是辍学者。教育体制是个问题,应试教育,卖的多的是教辅,垃圾多多。综合素质不能在高考中有多少体现,命题作文,八股化,人们看不到读书有多大用处。

    如此,读者阅读动力不足,出版内在冲劲不足。

    大家都玩泡沫,策划力就不是真正的创造力。《明朝那些事》、《鬼吹灯》、《盗墓笔记》,带给你什么样的道德体验?带给你知识、信仰?像肥皂剧一样,它们给你的不是灵魂刺激,只是感官刺激。

    商业化操作伤害了创新动力,也伤害了读者的胃口。读书不能让灵魂得到升华、净化,谁把读书视为信仰?

       报:不过,浅阅读也是阅读。商业策划掀起浅阅读浪潮,也是浪潮。

    贺雄飞:公正地说,从产业化来说,从商业模式来说,他们对民营书业乃至中国书业都有贡献。不过,对文化进步,没有贡献。

    上世纪80年代的《走向未来》丛书、布老虎、草原部落,它们是畅销书,又是思想提供者,现在的贝贝特,吴思的《潜规则》,也是,但民营出版有价值的书确实很少。

    长期还得靠核心价值。泡沫只能是昙花一现。不要把垃圾搞得满天飞。      

 

    民营书业呼唤出版家

 

       报:做大做强就好了。

    贺雄飞:融资了,上市了,也不能保证出好书。实力与资金不等于创造力。民营出版应有使命感,注重提高国民的精神素质。

    民营出版应去挖掘有价值的作家和作品,然后让它畅销,这之间的距离就是你的价值,距离越长,你的价值越大。

    目前,民营出版乃至整个中国出版界,不是当年商务、三联的那种状况,缺少真正的出版家。灵魂,这是整个中国企业都欠缺的东西。短期行为只会损害中国人在世界的声誉。

    如果一个民族的英雄尽是卖牛奶、白酒、电脑什么的,没有出版家,民族精神不会真正成长起来。

    中国出版队伍远未达到最佳状态。做到更大、更沉稳,有待《出版法》出台。

 

    贺雄飞

  

    内蒙古人。著名编辑家、民间出版家、文学批评家、犹太文化研究专家。擅长策划出版“学术”书籍,简单的说,就是推人,出书,挣钱……兼之传播思想。

    推出过“黑马文丛”系列图书。 推举的名人有汪国真、余杰、摩罗、孔庆东等。钱理群、朱学勤、秦晖等学者通过贺雄飞出版了很多书籍。

    策划出版张悟本的《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畅销一时,并因此被目为幕后推手,卷入风波。

 

    ■影响评估

 

    意识形态向商业让步

 

    图书出版在中国是意识形态掌控的重要部门,连图书零售业也属於特种行业,曾几何时,得到一个书店的营业执照比得到一个餐馆的营业执照要难得多。

    在没有任何政策允许甚至默许的情况下,“做书”奇迹般地形成个体经营的一个行业。其间自然步履蹒跚,真正明朗化又经历了近十年的时间。

  回顾以往,来自世界的压力逼迫中国出版业改革,还是中国出版业自身的发展规律顺应了世界的源流?是官方出版的疲弱促成了民营出版的发展,还是民营出版的壮大致使官方出版的萎缩?显然,这是一个难以笼而统之回答的问题。展望未来,民营出版将迫使官方出版变革,还是官方出版的变革将扼杀民营出版的存活?显然,这又是一个难以一言以蔽之回答的问题。

    整合是大趋势,符合产业化的趋势。从意识形态和国家文化安全考虑,以国有出版集团发展为主体,民营作为补充,是一种无从选择的最优选择。  

    目前,民营书商还没有出版权,还必须像结婚一样,找国有出版社去搞拉郎配。在行业中,民营出版商只是政治地位被明确有了改变的趋势,长期来看要想有更大的发展仍将取决于国家出版政策变化。

    未来谁主沉浮?只有中国书业自身的历史能够作出回答。     

      

    ■记者手记

 

    投身自己的河流

 

    民营出版的这十年,仅是中国激流的一个侧影,竟也是如此地波光潋艳、惊心动魄。市场就像一条大河,然而只有自己下去游,才知道深浅,才能真正领略它那宕荡起伏的风光。

    这十年,做书人带着文人的智慧和情怀,照着商人的眼光和判断,义无反顾地投身于民营出版市场。他们是畅销图书的金牌推手。他们操控着嗡声作响的出版王国,制造了“千万作家”与“亿元女生”,将个人创作转化为流水线下的产品,带领更多作家奋力跳入名利之河。

    这是出版史上的天才爆发期,银河系群星闪耀。一本书就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凭着个人眼光和辛勤汗水,就可以创造奇迹:储钱罐被砸得乒乓作响,一座座出版帝国神迹般地崛起。

    终归,天上掉馅饼是不可能的。没有经历了10年乃至20年的风雨仍不退却的坚守,怎有今天的骄傲?没有承受过百般的磨难和卑微,怎有明天的力量?没有铁棍磨成针的毅力,怎能有磨铁图书的大旗飘扬?

    时代如此引人入胜,西方几百年的历程挤压在中国几十年的河段里漩转、冲撞,会是何等地湍急?但是,如果你总是站在岸上,就只能发出一声幽叹:逝者如斯夫。

    莫等闲。找到自己的河流,投身其间。

 

 

    本版撰文:晶报记者丁为民    图片提供:贺雄飞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