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雄飞

著名出版人,《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的图书策划人

 
 
 

日志

 
 

在我的书中有笑,可在我的心里却没有——贺雄飞先生访谈  

2011-09-20 10:0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采访人:张冷习      被访人:贺雄飞

    2010年9月份,来鄂尔多斯参加会议的贺雄飞先生在会议之余,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其语言雄健,广征博引,令人生叹,现将访谈整理如下,以飨读者。贺雄飞系内蒙古达拉特旗人,著名出版家、犹太文化研究专家,南开大学文学院客座教授。曾主编“草原部落”黑马文丛、“草原部落”名报名刊精品书系、知识分子文存、文化热点争鸣书系、九十年代思想散文精品书系、蓝色书坊小说书系、蓦然回首文存、犹太智慧文存,出版过余杰、摩罗、孔庆东、朱学勤、秦晖、徐友渔、钱理群、黎鸣、李建军、杨显惠等一大批国内知名学者和作家的著作。曾先后在全国近60所大学演讲,对当代大学生进行思想启蒙和传播犹太文化。有人誉之为“中国思想第一推手”和犹太文化推广传播专家。主要著作有:《儒商时代》、《犹太家教智慧》、《犹太文化精神》、《犹太人之谜》、《犹太人为什么聪明》、《犹太箴言录》、《思危:犹太人的赚钱哲学》、《货币战争中的犹太人》、《羊市思维:犹太人百年股市操作的智慧与策略》等,并主持编译了犹太教经典《塔木德》。 目前,在北京成立了中国第一家民间研犹机构——贺雄飞犹太文化工作室,将陆续推出他自己的专著和翻译引进国内外的研犹经典作品。

    记者:您这次来鄂尔多斯主要是参加什么文化活动?

    贺雄飞:这次主要是参加在响沙湾举办的全国第七届民间读书年会暨小型古旧书竞卖会,同时来参加小说集《雪夜》的首发式,感到很高兴。

    记者:参加全国第七届民间读书年会暨小型古旧书竞卖会的有哪些人?

    贺雄飞:参加这个会的有五十多人,有流沙河、来新夏、曾宪东、张元卿等人。

    记者:您怎么看现代作家的浮躁?

    贺雄飞:八十年代是百废具兴的年代,也是文学创作的一个高峰。作品的创作从寻根文学、伤痕小说、朦胧诗、新写实小说等一路走了过来。从王小波、王朔到琼瑶、汪国真、席慕蓉再到现在的校园文学。王朔代表了一种反抗精神,作为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代表的朱学勤发表文章,尖锐批评王朔主义,指责其本质是“大院父辈消灭的市民社会,大院子弟再来冒充平民。”现在主要是知识分子的堕落。我们判断一个作家的作品,不能看文笔,而要看思想内涵。我觉得要对青年人的扶持,对大作家作品的“旁枝”要看掉,这个不能丢。

    记者:如何看待《废都》的再版?

    贺雄飞:贾平凹的小说喜欢加一些民间段子、顺口溜,《废都》整体还不错,主要写了知识分子的颓废。

    记者:《白鹿原》怎么样?

    贺雄飞:《白鹿原》很经典。

    记者:您今年出版了哪些作品?

    贺雄飞:今年不错,上半年出版了15本,加上去年7本,一共出版了22本。原来搞了个博爱天使文化公司,由于思想不一致,停止了运行。现在成立了贺雄飞犹太文化工作室,出版了《中国历史的宿命》、《中国为什么不高兴》、《异端思想的背后》等,销售还不错。

    记者:您怎么看今年的出版改革?

    贺雄飞:出版改革是好事,但不可能马上实现,但我认为柳署长是一个敢说真话的人。他在会上说出版改革,既要换汤,还要换药,还要砸烂药罐子。这也不容易。还有他对民营工作室的认可,这是巨大的进步。我希望出版改革能成功。

    记者:您谈一谈民营工作室对出版界的影响?

    贺雄飞:民营工作室从成立之初,就注重营销。商业是一个中性的东西,但商业传播有价值的东西,是好现象。出版商不能为出书而出书,而要考虑读者划分。我不能保证我出的每一本书都是好书,但我没有出坏书。

记者:您是怎么走入出版行业的?

    贺雄飞:我在上大学时就出版了汪国真的书,我觉得出书、卖书是我的乐趣。另外我有一个梦想,我把他归纳为“五个一”,就是成立一个出版社,办一个杂志,办一张报纸,办一所大学,办一个电视台,推动社会的进步。

    记者:您对鄂尔多斯文化的看法?

    贺雄飞:我认为鄂尔多斯有很多优秀的音乐人才,如我前几天去乌兰木伦,听一对青年唱歌,我认为男的超过了腾格尔,女的紧次于凤凰组合。我觉得如果我们这些人再来乌兰木伦,不是因为乌兰木伦美,而是因为这两个歌手。我认为歌曲有三个标准,即自然、自由、个性,这两个歌手就是这样。鄂尔多斯资源多,虽然富裕,但还缺少文化“一条腿”。从文化上说,这是个蛮荒之地。一个地区发展的核心是成功了吗?成功不是拥有多少财富,而是拥有知识和智慧,拥有知识和智慧才拥有了真正的成功。而鄂尔多斯大多数人没有好好思索过这个问题。

    记者:您对鄂尔多斯模式的看法?

    贺雄飞:鄂尔多斯模式没有好好研究,我觉得鄂尔多斯主要是依靠卖资源,后发起来的。可持续的发展模式应该是政治、经济、文化的同步发展、配套发展。那天参观了一个煤矿,设计开采年限是70年,70年开采完怎么办?资源是几千万年前形成并保留下来的,并不可再生。乌海、阜新、大同就是例子。犹太人没有资源,没有财产,只靠智慧来发展,

    记者:您对知识分子犬儒化的看法?

    贺雄飞:我喜欢克尔凯郭尔,他对存在主义哲学的贡献是以一种“非哲学”的方式完成的。他说,假如我战死之后拥有一块墓碑的话,我只要刻上“那个个人”就行了。现在许多知识分子世俗化,回避现实,回避问题,帮忙或帮闲,躲进小楼成一统。西方也有这样的知识分子,但西方是自由社会。我们还没有那样的环境。知识分子是社会的良知,是正义的化身,是社会的中间桥梁,知识分子如果不发言,社会就会堕落下去。知识分子要给人启蒙,关心现实,让人增长知识。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