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雄飞

著名出版人,《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的图书策划人

 
 
 

日志

 
 

外国人为什么要“嘲笑”中国  

2010-09-07 12:0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不久,新生开学,我送女儿贺赛妮亚到爱尔兰一所中学读高中。校长在百忙之中非常热情的接见了我这位远道而来的家长,当听说我是内蒙古人时,校长用疑惑的语气问我:“听说你们内蒙到北京的高速公路上上个月堵车堵了21天,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会堵车呢?”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连一个爱尔兰中学的校长都知道我们堵车的事了,难道他要“嘲笑”我们中国吗?绝对不可能。他非常欢迎中国人到爱尔兰读书,而且还希望我给他推荐一名中文教师,他准备在下学年开设汉语课。在爱尔兰这样的国家,地广人稀,空气非常清新,无论是乡村还是城里,天空蓝的简直让人难以置信,马路上的车虽然也不少,而且都是上、下单车道,但从来不会堵车,机场大巴从郊区穿过都柏林城区无非是40分钟的事,马路上的标志非常明显,看不到一个警察,每一辆车都开得飞快。让一个生活在童话般的世界里的人想象在京蒙高速公路上连续堵车21天的状况,恐怕打破脑袋也想象不出来。就仿佛我的一个台湾朋友说,他的一位欧洲朋友一下飞机刚到中国首都机场,就发现有人随地吐痰,连续恶心了3天不能吃饭,第4天就仓皇逃出中国。

那么,那位爱尔兰中学的校长是怎么知道中国内蒙古堵车的事呢?一定是从《爱尔兰时报》上看到了有关报道。因为,我在赴爱尔兰前夕,请一对爱尔兰夫妇吃过一顿饭,其中的男嘉宾就是《爱尔兰时报》驻亚洲的首席记者,席间他正在写一篇新闻稿就是关于内蒙古堵车的事,而且还不时向我询问一些细节,因为刚好8月中旬时我回了一趟鄂尔多斯老家。从北京到内蒙的方向一路顺风,但令我疑惑不解的是,进京方向全是拉煤的大车,没有一辆小轿车。等到集宁一打听,过路司机告诉我,堵车已经一个多星期了。我把这个情况详细向爱尔兰朋友作了介绍,不知道这算不算泄露国家机密。但那位爱尔兰朋友的最后一句话却让我至今仍记忆犹新:“你们中国的GDP都成世界第二了,而且听说鄂尔多斯的GDP都快超过香港了,怎么还能堵车这么长时间,简直是不可思议。”

饭后,我把复旦大学出版社刚刚出版的一本由我的朋友爱新觉罗·蔚然所著的《粮民:中国农村会消失吗》一书送给了女嘉宾DIDI,她也是一位热爱中国的爱尔兰女作家,专门在《纽约时报》上开专栏,写一些介绍有关中国风土人情的文章。等我回国后,就听蔚然说,他看到美国《纽约时报》介绍他大著的文章,作者正是我的那位朋友DIDI 。DIDI说,她看了《粮民》非常感动,一些细节使他非常震撼。尤其是其中提到一些中国农村的儿童,年龄和DIDI的孩子差不多,但竟然会吃狗剩下的食物,简直是不可思议。其实,并不是这些外国人故意要嘲笑中国,也许他们永远读不懂中国。

过两天,我要和这位爱尔兰作家DIDI再见一面,我最头痛和害怕的一件事,就是怕她再问我:“你们中国的GDP都成了世界第二了,怎么还会出现《粮民》中所说的那些事情呢?”

这是一个让每一个中国人都非常尴尬的问题,尤其是在外国人面前,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