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雄飞

著名出版人,《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的图书策划人

 
 
 

日志

 
 

我的九位长胡子的朋友  

2010-07-16 12:1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艺术并不是真理。艺术是谎言,然而这种谎言能教育我们去认识真理,至少是认识我们人类能够达到的真理。

——毕加索

在我的个人交往史中,总共有九位大胡子朋友。其中有六位是外国人,三位是中国人。

这六位外国人中,有五位是犹太人。他们分别是马克思、弗洛伊德、爱因斯坦、马丁·布伯和茨威格。

马克思是当之无愧的美髯公。他不仅从青年时代起就蓄起了犹太式的大胡子,而且在上大学时“因在夜间醉酒喧闹”被大学法庭判处禁闭一天。恩格斯被誉为马克思的“终生战友”,没有恩格斯的鼎力资助,马克思恐怕很难渡过自己的经济困难。恩格斯一辈子几乎和马克思都亲密无间,唯一的一次隔阂也只不过持续了几个星期。这是由于恩格斯多年的伴侣去世后马克思所写的一封信引起的。当时,马克思出于绝望的经济困难之中,他只写了几句哀悼的话,接着就说明他的困难并希望恩格斯加以帮助。恩格斯认为马克思态度冷淡,因而不快。不过,马克思很快就写信道歉,恩格斯也就很快原谅了马克思。

马克思说:“人所具有的我都具有。”说明人都是不完美的,而且很容易造成隔膜。正如大胡子犹太哲学家马丁·布伯所言,人与人之间是不容易相互理解的,如果不积极“对话”,变“我——他”关系为“我——你”关系,人与人之间很容易“失之交臂”。

我的这些犹太大胡子朋友中,思想最细腻的就是茨威格,他不仅写出了《一个女人一生中的24小时》等小说名篇,还对世界历史有独特的见解。他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我们必须永远把历史内部中正在添加的和已经添加的重新改正过来,给真正的业绩以纯正的和公正的尊敬,以此来对抗人类那种在成功面前低声下气的不可抗拒的压力。”我们应该拒绝那些不择手段的成功者,破除对世俗权力和金钱的顶礼膜拜。用戏剧家易卜生的话说,就是要对那些伪装和编造“开庭审判”,把那些用谄媚逢迎和不择手段涂抹出来的历史人物传唤到我们的良知法庭面前,为那些被忽略者和被蹂躏者提供出庭作证的权力。

我的另外几位大胡子朋友分别是俄国作家列夫·托尔斯泰,内蒙古导演王新民,甘肃作家雪漠和“草原歌王”额尔敦·朝鲁。由于每个人和我之间都有过亲密接触,想写的故事太多,所以不能一一详叙,只描述一下最被社会忽略的蒙古人朝鲁。

朝鲁是我前面所说的几位大胡子朋友中胡子最短的一位,但却是地地道道的“草原长调歌王”——他不止一次地让许多朋友在听了他的《敕勒川》后热泪盈眶。他为人朴实憨厚,虽然有时稍有蒙古人的小狡黠,但缺点比马克思少,思想比不上马克思深刻。他对贵族的鄙视和对社会腐败的批判众所周知,这也是他不受主流社会欢迎的主要原因。另外,他的汉语也不够流利,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我的汉语常常不听我的话。”我曾亲自站到他的大肚皮上听他演唱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让我这个音乐外行分不清谁唱得更好。有一段时间,他常常渴望像“草原情歌王子”莫日根一样失恋——每当找到失恋的感觉时,他的歌声就尤其动人。

前几天,他给我发短信让我写这篇文章时,顺便捎了一个段子:中国老百姓为啥斗不过地方政府——你和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你和他耍流氓,他和你讲法制;你和他讲法治,他和你讲政治;你和他讲政治,他和你讲国情;你和他讲国情,他和你讲文化;你和他讲文化,他和你讲孔子;你和他讲孔子,他和你讲老子;你和他讲老子,他跟你装孙子……

我常常在想,像上述这些大胡子朋友,真是越多越好,他们带给我无穷的智慧和艺术的灵感。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