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雄飞

著名出版人,《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的图书策划人

 
 
 

日志

 
 

声援李庄和高子程律师  

2010-01-04 18:1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赫尔姆是犹太历史上的一个著名的傻瓜村,在赫尔姆曾发生了一场谋杀案:镇上的修鞋匠谋杀了他的一个顾客,法官判处修鞋匠绞刑。正当宣读判决书的时候,镇上的一个人站起来叫道:“请你等一等——如果你判决修鞋匠死刑,他是我们镇上唯一的修鞋匠。你绞死他,谁给我们修鞋?”

“谁,谁?”赫尔姆的人异口同声地喊道。

法官点点头,表示重新考虑判决。

下次开庭时,法官宣判说:“赫尔姆的好人民,你们说得对。既然我们只有一个修鞋匠, 那如果他死了,对我们很不方便,所以就把我们镇上修屋顶的两个人绞死一个吧!”

这个故事并不是影射中国的法律,但是在中国若干次“从速”和“从重”宣判的“运动式”审判中,确实有无数个修屋顶的人被无辜地送上绞刑架。时下备受中国法律界关注的重庆打黑运动中的李庄“伪证”案,也有这个特点。重庆政法界对李庄案出手之快令人瞠目结舌——警方于2009年12月12日抓了李庄,检察院13日批捕,19日法院立案,30日开庭,仅仅一周,李庄案就完成了重庆公、检、法诉前的所有程序。如果是类似于新疆“7、5”案之类的政治案件不足为奇,但对于李庄“伪证”案这样一个普通案件来说,快得有点令人不可思议。笔者曾打过一个离婚官司,从2002年9月在北京大兴区人民法院立案,迄今为止过去了8个年头,法院仍没有宣判,甚至连中间的几次裁定都是口头裁定。这就是我对中国法律刻骨铭心的感受。如果据此推断,李庄很可能被从快、从速、从重地判决,很可能再次成为中国“运动式”宣判的又一牺牲品。所不同的是,李庄作为一名“资深律师”如此遭遇,增添了几分悲剧色彩。另外,李庄的律师高子程先生,虽曾为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案等多起高官受贿大案担任过辩护人,但在“公、检、法”为一家的中国司法界眼里,都是为“坏人”辩护,水平再高也得不到重视,甚至宣判时背后还可能有“政治压力”。我所聘请的张思之大律师也曾有此遭遇,庭审时北京中院的法官多次呵斥他,气得张老庭审完要写信控告那些基本是“法盲”的法官。

根据《新京报》的报道,李庄和高子程两位先生不愧为“资深律师”,在庭审时显得异常成稳和专业,体现了“律师的高贵”,几次让审判长被迫休庭。据多名旁听者称,面对激烈辩论,审判长不仅紧张地喘息和叹气,而且不断用手在额头擦汗。后来,在2009年12月31日凌晨1时许,重庆有关方面紧急召集西南政法大学和重庆大学的5名学者,对庭审得失进行研讨。曾有学者在会上公开问检方:“你们心里真的认为李庄构成伪造证据罪和妨碍作证罪吗?”并称在重庆当地“找不到可与辩护律师相抗衡的男性公诉人”。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不管将来的判决结果如何,我们都该为李庄和高子程律师在庭审中的表现喝彩,他们代表了中国律师的精神风貌。

李庄称,自己的案子是龚刚模案的延伸案,同一个专案组侦办两案,他发现侦办组中有警员涉嫌刑讯逼供龚刚模。因此,请求审判员和公诉人集体回避。审判长当庭拒绝,理由是“庭审已经进入质证程序”。李庄反驳道:“法院给我的《被告人权利告知书》上,写明了我有这个权利,审判长却都给我驳回了。你哪怕出去方便一下,然后回来跟我说不行,也可以啊。”审判长哑口无言,被迫休庭10分钟。

庭审中,李庄申请证人出庭作证,但公诉人拒不接受,李庄以沉默相抗议,并拒绝回答公诉人的提问,法庭再一次被迫休庭。举证阶段,检方相继宣读了两份证言,其中一些证据辩方没有看到,律师要求查看,检方当庭拒绝。在律师的抗议下,检方才被迫将材料转交辩方。有趣的是,当律师在查看证人马晓军的证言时,提出对方不是李庄的同案犯,“但警方却将其关在看守所,似有不妥。”公诉人幺玲当庭回应:“证据合不合法,上述证人证言都是两名侦查人员在场的情况下进行询问的,符合法律规定,而且询问笔录都有证人的签名和捺印,形式要件也是合法的。”公诉人的意思是说,警方在看守所询问证人时不存在胁迫和暗示作伪证的情况,谁能保证呢?那么,龚刚模曾在中央电视台上说,李庄用眼神暗示其翻供不是更不可能吗?怎么就成了作“伪证”呢?因为李庄会见当事人一定是在看守所允许的时间和地点,一个普通律师在看守所的录像监视下,怎么可能干违法犯罪的事呢?中国的律师有那么蠢吗?

作为一名律师和中国公民,李庄最具风采的表现是,他在法庭中以沉默抗议完审判长后,本来可以不配合庭审,这样就会使法庭很尴尬,但是他还是相信了法律。他说:“我保留我的权利,但我们不能浪费司法资源。”因为中国的许多案件之所以久拖不决,就是因为中国的许多法官、当事人和律师浪费了司法资源,人为地扩大矛盾或制造矛盾,而引起了司法不公。正如犹太法学家伯尔曼在《法律与宗教》一书中所言:“法律必须被信仰,否则它形同虚设。”中国社会在由农业社会或人治社会走向公民社会的过程中,许多人没有使法律成为一种信仰,而仅仅把法律当作一种工具,简直是拿社会正义在开玩笑。法律意味着秩序,宗教意味着信仰。没有法律,人类则无法维系当下的社会;失去信仰,人类则无以面对未来的世界。         

亚伦·德萧维奇是当代美国最伟大的律师,曾为辛普森杀妻案、克林顿绯闻案与弹劾案、泰森案等一系列轰动全球的大案担任辩护律师,他1962年自耶鲁法学院毕业,28岁即成为哈佛法学院教授,是哈佛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教授,他在自传体作品《最好的辩护》一书开篇就写道:

令人闭口不言的共谋掩蔽了美国司法制度的真面目。大部分的圈内人律师和法官,都保持缄默;而大部分的圈外人法律系教授和记者,却都蒙在鼓里……许多圈内人的不言语,因为他们和司法的黑暗内幕有着利害关系。其他的圈内人则害怕说出来被报复。

中国社会所面临的法律问题和司法不公,应该比美国更严重,所有参与司法过程的法官、检察官与律师都心里有数。如果没有网络的力量和正义者的呐喊,恐怕广州的许霆案、邓玉娇案,以及新近发生的四川自焚案件和浙江湖州区的“临时性强奸案”都不能改判或有一个相对公平的结果。因此,我呼吁中国所有有良知的人都站出来为李庄和他的律师高子程辩护,中国现在最欠缺的就是公平和正义。如果我们仍然保持沉默,那么就会有第二个李庄被抓,就会有第二个邓玉娇忍无可忍。那时,中国的社会真得会和谐吗?

  评论这张
 
阅读(3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