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雄飞

著名出版人,《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的图书策划人

 
 
 

日志

 
 

我最大的奢望  

2009-09-21 15: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15消费者报记者  周晶宇

 

    现在拜金主义、物质主义泛滥,大众没有真心的信仰,吃喝玩乐盛行,对感官刺激和物欲的过分追求会使一个民族走向堕落,当知识分子群体也有这种倾向,,这个国家就是危险的。我引用科尔凯戈尔的一句话表达我的思想:我最大的奢望就是能阻止一个知识分子向世俗化堕落。

    贺雄飞先生名满天下,他是著名的民间出版家、一流的批评家。在他的家乡鄂尔多斯,他却鲜为人知,即使有人知道,也并不了解他。这使我想起《圣经》中的一个故事:耶稣被圣灵充满之后,回到故乡拿撒勒传道,人们说:“那不是木匠的儿子吗?”人们轻视他,甚至驱赶他,耶稣说:“没有先知在自己的家乡被人悦纳的。”贺先生主编的“草原部落丛书”、“黑马文丛”等精品书系曾风霏大江南北,引起文化界的侧目。而后,贺先生又以犹太文化研究专家的身份引起学术界的关注。贺先生以泼辣的语言,睿智的思想,藏否时世,横扫千军。誉之者称其为“思想家”,毁之者诋其为“文坛乌鸦”。贺先生却愿意当“乌鸦”而不愿当一只报喜不报忧的“喜鹊”。贺先生曾用过的笔名有:苍狼、牧歌、塞妮亚、田野、亚伯拉等。

910日,本报记者采访了莅临鄂尔多斯的贺雄飞先生。

要居安思危

   问:您是国内知名评论家、出版家,有没有家学渊源?

   答:我出生在达拉特旗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谈不上家学。我不过比较热爱读书热爱思考而已。

   问:您出版的第一本书是什么?当时的背景怎样?

   答:我出版的第一本书是《年轻的潇洒与汪国真对白》,是与周彦文合作出版的。当时参加完89年学潮,对当时政府的定性有点失望,很迷茫,就出版了这样一本书,当时很受人欢迎,尤其是中学生们。现在回头审视,这本书不太成熟。

  问:鄂尔多斯经济飞速发展,您怎样看待的?

  答:鄂尔多斯凭借资源优势发展得特别快,但富裕起来的还是少部分人。自然资源优势不可长久依赖,因为矿产资源有用尽的一天,到那时怎么办?所以要居安思危,趁现在资金充裕努力发展高技术,发展制造业,才是长治久安之道,不然的话,会重蹈乌海、阜新的覆辙。

  问:现在的群体性事件越来越多,您认为是怎么回事?

答:群体性事有两个原因。一是民众权利意识的觉醒;二是地方政府处理问题时简单粗暴。比如瓮安事件、石首事件,几年前的万州事件等等,都由偶然事件引发,突发性极强,没有组织动员,参与者无利益诉求,主要是路见不平借题发挥,以泄愤为主。所以,在处理事情时,政府要慎重,要本着公开、公正、公平的原则去办事,不能机械地打压。我相信,只有政府反思,群体性事件才会越来越少。

  问:苏共亡党亡国对我们有什么警示意义?

  答:苏共之所以亡党亡国,是因为苏共完全堕落为一个自利型政党。失去了民众的支持亡党亡国是自然的,不亡就反常了。其警示意义是深远的,我们应该借鉴。

  问:我国社会的现状怎样?

答:我国现在经济发展,但隐藏的危机也不少,大概有四样。一是贫富两极分化。我国的基尼系数是0.46,仅次于南非。0.3就很危险了。二是信仰危机和道德沦丧。大众普遍没有信仰。没有信仰的民族就是危险的。道德沦丧充斥于各阶层,应该警惕了。三是资源的枯竭和环境的破坏,不少地方为了片面追求GDP,竭泽而渔破坏了环境,会遭到大自然的报复。四是权力腐败问题。腐败层出不穷,每天有人落马。应从体制上反思,不给腐败留空子。

  问:我国与日本、印度、东盟有领土、领海的争端,有无战争的可能性?

  答:摩擦肯定有,战争的可能性不大。

  问:您怎样看待现在的盛世论者和歌德派?

  答:作为一个有良知的知识分子,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应在繁荣中看到危机,国歌中不是有“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吗?有忧患意识居安思危才会长治久安。盛世论者和歌德派报喜不报忧,他们个人会得到好处。但不利于国家的长治久安。

  问:中国离真正的民主社会有多远?

  答:12年,再换两届就差不多了。过去如毛泽东时代,靠得是个人权威性,以后的领导者个人威信逐渐下降,只有民主选举才能服众。

  问:您是研究犹太文化的专家,犹太人亡国两千年之后为什么能复国?犹太人为什么聪明?

  答:这完全是信仰的力量。犹太人在颠沛流离中也不放弃自己的信仰,他们坚信自己是上帝的选民,坚守十诫,捍卫了生命的价值和尊严。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犹太人重视教育,把学者当成民族的精神领袖,而且知识分子敢于对权力说真话。犹太民族群星璨烂,各行各业都有大师级的人物也是这个原因。

  问:我国为何少有大师?

  答:中国有一个对异端进行讨伐戕害围剿的传统,谁提出异议,就会倒霉。只有一个观点、一个派别、一种声音就很难出大师。科学史上任何一次突破都是异端战胜传统的结果。所以,要想出大师,要允许异端的存在。

 

  问:几年前,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说国内真正意义上的的经济学家不超过五个,您认为呢?

答:真正的经济学家关注的是现实的问题,寻找规律,为现实把脉。国内真正的经济学家不多,多的是政策的阐释者,缺乏独立思想,更多的是鹦鹉学舌。我赞同丁学良的说法,我敬佩的经济学家有五个:郎咸平、吴敬琏、茅于轼、陈志武、徐小年。这五人比较有良知,敢说真话。

  问:对当红作家的看法?比如:王蒙、铁凝、王安忆、池莉、王小波、余华、闫连科、李锐。

答:文学是揭露人的情感,为灵魂寻找栖息地,关心无家可归的人,而这样的作品不多。王蒙有才气,但缺乏感动,真正的知识分子不看他的书。

  铁凝是难得的才女,后来却开始媚俗,当了作协主席即其艺术生命终结之时。

  王安忆貌似深刻,实则肤浅,她聪明,会赶时髦,有小资情调却没有思想,有肉体欲望,却没有爱情。

  池莉是媚俗的,她写的《有了快感你就喊》简直是地摊文学。

  余华的《活着》写得不错,但没有悲悯,太旁观,太冷静,《兄弟》则是市场化写作。他不是思想型的作家,只是用艺术的眼光讲故事,没有道德担当,这样的作品肤浅、没有生命力。

  阎连科是很优秀的作家,很勤奋,他的作品有悲悯。

  王小波是我喜欢的作家,揭露文革,用幽默的语言嘲弄了那个时代。

  李锐是一个冷漠的记录者,不是底层生活的记录者,他的随笔写的很好。

  问:怎样看待于丹、易中天的大红大紫?

  答:他们出名了,但没有留下对人有思想启迪的智慧的格言,只能算是流行文化,没有生命力。

  问:怎样看待周杰伦、赵本山、小沈阳?

  答:都是媚俗的流行文化,目的就是让人变成快乐的猪。

  问:您崇尚的作家是怎样的?

  答:我崇敬的是那些有人类意识、世界眼光、人文关怀、道德担当的作家,就像俄罗斯的文人——“我的心因为人类的苦难而受伤”。

  问:您有个性,敢说真话,一定得罪了不少人,现实中你是否遇过报复?

  答:还没有人与我为敌,喜欢我的人很多。全国各地,都有我的朋友,我的思想是自由的,我的精神是快乐的。

  问:我作为一名记者,把问题写出来之后常常得不到解决,有一种无力感,您怎样看?

  答:新闻是要改变现实,但在实际生活中很难改变什么,这源于社会系统的失灵,但记者写了,就是尽力了,就是一种良知的体现,要继续写下去。

  问:您怎样看待文人的媚俗与堕落?

  答:文人、学者、思想家是知识分子的三个境界,现在不少知识分子迎合时尚,唯利是图,很堕落。这是时代潮流的影响,不够洁身自好。

  借用克尔凯戈尔的话与你共勉:“我最大的奢望就是但愿我能阻止一个知识分子向世俗化堕落。”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