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雄飞

著名出版人,《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的图书策划人

 
 
 

日志

 
 

对中国散文界的一点忠告  

2008-03-18 17:0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天,在三联书店参加王天兵新著《哥萨克的末日》一书的新书发布会,在那里巧遇了散文界的“元老”祝勇先生。祝勇和我是同龄人,但看上去仍然是潇洒风流的青年作家。由于我和祝勇是老朋友,所以寒暄几句后,我就直接谈起了我对散文界的看法。

 

我首先谈到了刘亮程,他虽然是“20世纪的最后一位散文家”,也是当时我推出的“九十年代思想散文精品书系”中发行量最大的一位散文家,而且近几年散文界没有影响超过他的人。但是,他同样走到了穷途末路。在我当年离开新疆时,曾写过一篇文章《中国散文的两条出路》,在该文中我写道:“如果一个作家成不了一个知识分子的话,最终是没有前途的。”刘亮程后来不仅成了当地作协的官僚,而且办了“一个人的村庄”酒吧,据说赔得一塌糊涂。中国文人最大的梦想还是儒家的“学而优则仕”,只要能当官,后来又多了一顶“发财”帽,文章写得好坏无所谓,大多数人都在重复自己。没有知识分子的精神,就没有公民意识和使命感,就不敢直面历史的真实和现实的黑暗,就是既缺钙又没有眼泪的写作,这样的写作会有前途吗?

 

紧接着,我又对祝勇批评了他所熟识的几位散文家,认为那些人同样是没有前途的。气得祝勇长叹一声,连招呼也没打,扭头就走。难道中国的文人都像“季广茂”一样“不堪一击”吗?有本事写出几部像样的作品,让人们看看吗?难道真的被我言中——江郎才尽了吗?我不希望我的预言成真,我真希望我说的话被现实推翻。我期待着中国散文家的重新“复活”。近几年哪里还有散文的声音呢?

 

所幸的是,还有王天兵这样的新知识分子,他们用自己的信仰呼唤着祖国的新启蒙运动,并力图用犹太人的普世价值观改变中国人的思想:信仰战胜苦难,捍卫生命的价值和尊严,反对偶像崇拜,敢于向权力说真话,学者成为一个民族的精神领袖……这一切理念都是当前中国人所欠缺的精神。

 

这就是我在王天兵新著《哥萨克的末日》和资深编辑姚育明居士的散文新作《手托一只空碗》出版之际给中国散文界的一点忠告。很显然,姚育明的写作是知识分子的写作,最重要的是“有信仰的写作”,而这正引领着中国文坛的未来。她的文章得到了王蒙、陈忠实、史铁生、杨显惠、冯骥才等一大批老作家的首肯,她用佛教精神给中国的散文界注入了一点儿新鲜的“旧思想”,值得中国散文界关注。

 

否则,中国文坛会全军覆没。当然,杨显惠、章诒和、陈桂棣、阎连科除外,他们是文学界的异数。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