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雄飞

著名出版人,《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的图书策划人

 
 
 

日志

 
 

我是一个天生的“大傻瓜” 陈治木、贺雄  

2008-12-08 18:1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老的有智慧;寿高的有知识。在神有智慧和能力;在他有谋略和知识。他拆毁的就不能再建造;他捆住人,便不得开释。他把水留住,水便枯干;他再发出水来,水就翻地。

——《圣经·旧约》(《约伯记》12∶12—12∶15)

  “天地把存在过的一切都消灭殆尽,化为尘埃。唯有那些清醒时做梦的梦想家,透过稀疏的网唤回昔日的幻影。”这是1978年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词中的第一句话,用于赞扬伟大的犹太小说家艾·辛格,正是他写出了一篇非常著名的短篇小说《傻瓜吉姆佩尔》。这篇小说的开头写道:

  “我是傻瓜吉姆佩尔。我不认为自己是个傻瓜。恰恰相反。可是人家叫我傻瓜??我究竟傻些什么呢?”

当我读到这段文字的时候,心里禁不住有些颤抖,傻瓜吉姆佩尔说出了我的心里话。几十年来,我多少次上当受骗,有多少人嘲笑我说我是个天生的大傻瓜,说我把上千万的现金投资到古董当中,换回来的那些既不能吃也不能喝的残破古钱和坛坛罐罐,有一次竟拿我爱人的金手镯换回一大堆赝品,还不止一次地遭到同行和亲人的讥讽,他们说我没有眼力,买回的东西都是假的,最著名的一句话就是“连故宫都没有的东西,你那儿怎么会有呢?”而今,我还住在单位分给我的一个旧楼房里,家徒四壁,一家人三世同堂,连厕所的马桶都在漏水,竟懒得去修理??每当夜深人静时,我抚摸着那些浸透着我的心血、泪水与梦想的“价值连城”的古董时,常常扪心自问,会发出和傻瓜吉姆佩尔一样的疑问:难道我天生是一个大傻瓜吗?

   这个问题常常折磨着我,让我喘不过气来,我曾经多次说过:即使是那些历史上伟大的收藏家,是否也经历过和我一样的磨难?三十八年来,我每天都在追问自己,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我这一辈子难道注定因为收藏而清贫吗?我真的了解我自己吗?别人为什么会讥笑我?而且,那些愈是自称才学高的人和愈是收藏了一屋子我认为是“假货”的人,愈对我嘲弄和讥笑得厉害。迄今为止,我还没有发现有多少人对古董的痴情超过我,那些所谓天下闻名的藏家究竟是些什么货色,我心里明明白白,他们编造的那些所谓故事,无非是给自己的脸上涂脂抹粉,有几个人敢于解剖自己的灵魂,像卢梭那样用《忏悔录》来揭示自己内心世界的真实情感?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而不是一个梦想一夜暴富的古董商;我是一个长在上海的北方汉子,而不是一个满口吴侬软语的奶油小生;我是一个喜欢草原烈马的性情中人,而不是一个在患得患失的漩涡里挣扎的文化掮客。认识我的人相当多,人们很容易检验我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如果我撒了谎,那么这本书就会成为埋葬我信誉的一把铁锹。

   回忆往事,常使我感到精神恍惚,犹如隔世,究竟是梦里发生还是实际生活中发生的,我一时弄不清楚它们。我依稀记得,上世纪70年代初期,突然有几个警察到我隔壁的屋子进行搜查,结果从一位福建籍的退伍军人那里查到了几十块银元,当场予以没收并严厉警告:银元是文物,进行交易是非法的,等候处置。后来此人被开除了党籍,这件事在我的心里产生了极大震撼。从此,我噩梦不断,常常在晚上自省,我究竟还搞不搞收藏?

   朦胧中,在安徽某县同别人交易一笔战国时期的金质郢块,当我刚走出卖主的屋子时,立刻听到身后粗暴的呵斥:“站住!”我只好原地站立不动。随后,几个自称是警察的人围了过来,当头棒喝并警告说:“你收藏文物是犯法的,必须没收,还得罚款。”当时我脑子“嗡”的一声:糟了,今天我中“套”了!我也明白强龙斗不过地头蛇这句话,只能服输,但也不甘心随身携带的三万元钱被罚个精光,否则我怎么回家呢。他们从我身上、包里将能拿走的钱全拿走了。我一下子就急了,不禁心生愤怒地说:“你们太过分了,毫无人性,是强盗。”结果却招来了那帮人的拳打脚踢,打累了,他们扔下我扬长而去。我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前门牙掉了两颗,满头鲜血,腹部钻心地疼,右手食指和拇指肿得像胡萝卜似的??孤独无助之际,安慰我的是满天的繁星和拂面的微风。当神智稍有清醒,突然想起我的裤脚夹缝里还有三百块钱,摸一摸还在,真是不幸之中的大幸,但转念一想,我怎么离开这块是非之地呢?如果有野兽出没怎么办呢?如果死在这儿,我妻子和孩子们又会怎样呢?想着想着,胸口堵得像千斤重石压着一般几乎窒息的我,使出浑身力气推开它,并大吼一声??竟然发现自己原来做了一场噩梦。

   梦境中的恐惧,常常使我在半夜醒来。我内心的矛盾和揪心的痛苦,经常鞭打着我,提醒我再不要搞收藏了,再不要做一个穷光蛋了;淡泊一切的退缩和身心疲惫的倦意使我所有的官能几乎陷于麻痹,创造的火花已逐渐在我身上熄灭,我的灵魂已很难超出陈习的窠臼。但我认为,任何人都不能剥夺我收藏的权利,我遭受的屈辱迫使我必须坚持和超越自己,只有成功才能证明我依然存在。因此,在暮年到来之际,我必须重新审视我自己,实现凤凰涅,找到滋养我精神的食粮。只有在抚摸那些涵盖着古人喜恕哀乐的古董时,我才能产生共鸣并享受真正的快乐和幸福,方能摆脱噩梦的纠缠和屈辱的困扰。我常常对妻子说:一个人只要自己善于追求幸福,别人是无法使他陷到真正悲惨的境地的。

   毫无疑问,这世界完全是一个幻想的世界,尽管它同真实的现实只有咫尺之遥。我望着堆满古董的卧室的天花板,渴望着现实能够有所改变,盼望着那些古董能够插上智慧的翅膀,高高地飞起来,飞向天堂,在那里没有暴力,没有谎言,没有嘲弄,没有屈辱,没有贪婪??那时我搂着夫人苍老的身躯,深深地呼吸,用发抖的嘴唇亲吻着她的脸,喃喃地说道:“我可怜的夫人啊,跟着我受罪了,宽恕我吧。我是一个天生的大傻瓜。”

  评论这张
 
阅读(3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