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雄飞

著名出版人,《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的图书策划人

 
 
 

日志

 
 

我用白糖换来的第一枚古钱币  

2008-12-12 14: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大学教授朱学勤先生在其代表作《书斋里的革命》中,第一篇文章就叫“小概率事件”。他说,所谓的“小概率”事件就是意外,一些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居然发生了。换算成文人话语,就要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小至街头邂逅,大至晴天霹雳。其实,我今天钟爱的古钱币收藏也开始于一个意外。

   那是1970年深秋的某一天,我在贵州一个叫高坪的山沟里游玩,与一位姓陆的山民闲聊时,突然发现他家墙壁上挂着一串类似香肠的黑糊糊的东西,出于好奇,我用手掂了一下,发现不是香肠,竟然是一串铜钱。其中有一枚钱鹤立鸡群特别大,非常显眼,也非常漂亮,我就将其取出来仔细端详,见在其廓和穿之间清晰地写着“西王赏功”四个大字。我当时心里想:西王是谁?为谁赏功?于是我就向房主询问,他两手一摊回答说:“陈师,我不晓得哦!”抚摩几回,我竟然对这枚古币爱不释手。那时我对古币的常识一无所知,根本搞不懂它是真品还是赝品,或者是哪个朝代的钱币?然而打动我的是它美丽的外表,我对它的感觉是,除了喜欢还是喜欢。我希望能够获得到这枚令人爱不释手的钱币。

他用浓重的贵州土话说:“要得,要得。”答应转让但对方不要钱,想用一斤白糖来交换。在那个年代,白糖是很难得的奢侈品,对于一个普通山民来说,他也许一辈子都没有尝到过白糖的味道。而对于我这个支内的普通教师来说,白糖也是非常紧俏的商品,我们自己一年配给的也很少,常常舍不得吃。我对房主说:“今天我没有带白糖来,能不能用我包里的肥皂、食用油和卫生纸来交换(在当时这些东西同样是紧俏商品)?”他说:“我母亲病重,一辈子也没尝过白糖的滋味!很想满足她老人家最后的愿望。”听后我非常感动,心想这可能是一个儿子对母亲尽的最后一份孝心。经过商量,他同意“赊帐”。于是,我终于得到了平生以来的第一枚古钱——西王赏功。

   当我怀揣着心爱之物下山时,天色越来越暗。我仰望了一下天空,只看见稀稀落落的几颗星星,在我周围尽是连绵起伏的群山。置身其中,真是美妙极了,那位孝子在我心目中就是“西王”,这枚钱币即将换来的白糖是他对母亲在弥留之际献上的最后一份拳拳孝心。正是这神圣的感觉,使我在瞬间仿佛又诞生了一次,这是精神和物质的交换,我甘愿选择清贫,但不能没有精神追求,也不能没有爱和同情。这枚古钱彻底充实了我微弱的生命,从此我走上了充满泪水与梦想的收藏之路。

    一星期后,当我依约背着揣有白糖的挎包,走在路上,快到陆家的时候,瞥见他们村的后山坡上堆起了一座新坟,只见坟上插着几根小竹竿,垂挂着几片白纸幡。此刻,我的心一怔,“莫非是陆老太太过世了?”正想着,一阵山风刮来,纸幡随风乱舞,我隐隐地有种不祥的预感,便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西王”一见到我就说:“陈师,我妈已经走啰,她吃不到你带来的白糖啰??”哽咽着再也说不出话来。我在“西王”的陪同下来到他母亲墓前,取出白糖,置于墓前恭恭敬敬地拜了三拜,心里默默地说道:“亲爱的老妈妈,您远方的儿子来迟了!”

   这也是一个小概率事件,它彻底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