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雄飞

著名出版人,《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的图书策划人

 
 
 

日志

 
 

泥沙俱下的《最后的远行》  

2007-10-11 17:2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泥沙俱下的《最后的远行》

 

 

    高建群先生是当代著名作家,曾因长篇小说《最后一个匈奴》蜚声中国文坛。《最后的远行》是他的“大西北三部曲”的第三部,近日刚刚由华龄出版社隆重推出。

    这部小说就仿佛作者的书法作品一样,独具特色,散发着大西北的一种特有的粗犷和雄浑的原生态之感。不妨先看一段这部小说中的文字:

    更有那小镇上的交通警察,也耸着鼻子,打着喷嚏,磨磨蹭蹭,皱着眉头赶来。这荒野小镇,难得见一辆汽车,要这交通警察做甚?原来,陕北人心气高,好讲个排场,耍个洋辣子,那小镇镇长到肤施城里观摩过一回后,见那十字路口,安全岛上,胳膊一屈一伸的警察,煞是好看,心想,怪不得咱小镇精神文明老搞不上去,原来是少了这摆设。主意拿定,于是专门从春节闹秧歌的队伍中,挑了个举着镰刀斧头的伞头,白袖筒一戴,蓝制服一穿,站在这街上开始指挥。一天也难得见一辆机动车,总还是有的。因此小伙子的胳膊一屈一伸,倒也并没闲着。嫌耳根过于清静,这些车虽叫车,却不会鸣笛,于是警察提议,镇长批准,所有过往车辆,到了安全岛跟前,都要吱声,以向警察致意。人力车好办,人到了跟前,谝一句闲传,说一句玩笑,了事。高脚牲口、低脚牲口过来了,牲口不会说话,警察又不允许驭手代言,于是驭手,只得将那牲口耳朵,提上几提,让它长鸣两声。马的叫声“咴儿咴儿”地,骡子地叫声“呜哇呜哇”地,毛驴地叫声“咯哇咯哇”地,牛的叫声“哞儿哞儿”地,安全岛前一片热闹。那交通警察见了,生出一种满足感和自豪感,自此始得安宁。

    这部小说的内容非常简单,虽然开头用《诺查丹玛斯大预言》和《透天机》等奇书烘托一种神秘的气氛,但故事却在貌似离奇的情节中徐徐拉开,着力展示一个草莽英雄张家山和谷子干妈和李文化为了履行一个古老的“回头约”,所遭遇的所谓的“惊心动魄”的“恐怖”经历。情节紧张,扣人心弦,让人有阅读欲望。可惜的是,由于作者要着力营造一种恐怖的气氛,将许多笔墨浪费在“女尸”身体发出的恶臭和乌鸦的围剿,以及张家山等人的“粗话”、“脏话”,以及对“女尸”熟练的解剖上,让人看到全书的一半后便在恶心中不忍卒读。

    真正的艺术品有两种功能:一种是传递一种信息和思想,另一种就是为了审美。如果按照这种观点,透过高建群先生的这部小说,可以领略古老的陕北大地一种粗犷的民俗民风,却未能传递出审美的愉悦,貌似展示原生态的粗犷之美,却有一种泥沙俱下的感觉。尤其是作者缺乏深入人物灵魂的力量,虽然语言很有特色,但很难成为文学中的精品。

    笔者在实力派作家杨显惠的小说集《夹边沟记事》一书序言中曾写道:“四流的作家,透过他的作品,只能看到作家自己的愚昧;三流的作家,透过这种愚昧,能够看到黑暗的社会现实,历史以及文化;二流作家的作品,要穿越这一切,看到多维而复杂的人性;透过一流作家的作品,能够看到全人类的苦难――包括精神的痛苦和肉体的痛苦,以及苦难背后作家那双悲天悯人的眼睛。”笔者是熟悉高建群先生的,而且曾得到过高建群先生的墨宝,也曾感受过高先生陕北人的粗犷和豪放,也认同高先生在文字中所追求的崇高感、古典精神和理想主义色彩。但是,却不认同高先生在这部小说的前言中所自我标榜的:“未来的人们,当他们从尘封的书架上偶尔翻出这本小说时,他们会说,千万不敢小觑了那个时代,那个时代还是有些深度的!”

    因此,从一个善意的角度出发,我渴望着高先生能够忘记过去,写出一部真正有力量的作品。这些话也许高先生不乐意听,但却是笔者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而且是用了一天时间读完这部《最后的远行》后所想到的。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