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雄飞

著名出版人,《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的图书策划人

 
 
 

日志

 
 

文化与价值  

2007-04-29 14:0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维特根斯坦箴言录

    宗教的疯狂来自于非宗教的疯狂。

 

    在艺术中很难做到的是:有所言说,又等于什么都不说。

 

    犹太人必须懂得,从字面的意义上去理解这句话,“万物对于他如同乌有”。但这么做对他来说尤为艰难,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正是由于他的身上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当你有可能变富时,你很难接受贫困,当你不得不变穷时,你就更加难以心甘情愿地接受它。

    或许可以说(正确地或错误地),犹太人的头脑没有生产甚至是最小的花朵和草叶的能力;它更倾向于给别人思维的土壤中成长着的花朵和草叶绘制图样,加入到一个综合的图案中。我们这么说并不是在指明过错,只要对正在做的事情清清楚楚,那一切就都对头了。只有当犹太人工作的本质跟非犹太人工作的本质混淆时,尤其是当犹太人的作者自己常常要陷入混乱时,这才是危险的。(他是否看上去很自豪,好像是他自己产出了牛奶?[引自德国诗人、画家W.布施(1832-1908)的散文诗《爱德华的梦》)

    犹太人的头脑特别对于他人的作品比对自己的作品有更好的理解。

   

    有时听人讲,犹太人机巧诡秘的本性是他们长期遭受迫害的结果。这肯定是不真实的。从另一个方面讲,可以肯定的是,正是由于他们天性中诡秘的倾向,才使他们不顾迫害得以继续生存,正如我们所说的,这种或那些动物没有被灭绝,只是因为它有躲藏的本领或能力。当然,我不会以此为理由称赞这种能力,绝对不会。

                                                 ——《文化与价值》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