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雄飞

著名出版人,《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的图书策划人

 
 
 

日志

 
 

单向度的人  

2007-04-26 10:5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种舒舒服服、平平稳稳、合理而又民主的不自由在发达的工业文明中流行,这是技术进步的标志。说实在的,下述情况是再合理不过的了:个性在社会必需的但却令人厌烦的机械化劳动过程中受到压制;个体企业集中为更有效、生产效率更高的大公司;对设备不平衡的经济单位间的自由竞争加以调节;削减对组织国际资源起阻碍作用的各种特权和国家主权。这种技术秩序还包含着政治上和知识上的协调,这是一种可悲而又有前途的发展。

 

    在极权主义时代,哲学的治疗任务会是一项政治任务,因为已确立的日常语言领域势必结成一个受到全面操纵和灌输的领域。这样,政治出现于哲学之中,并不是作为特定分析戒律或分析对象,也不是作为特定政治哲学,而是作为把握未经剪裁的现实概念而出现的。如果语言分析无助于这样的理解;如果它反而有助于把思想局限在未经剪裁的日常话语领域内,那么它至少是完全不合逻辑的,甚至是向无争议的、不现实的、只在学术上才有争议的领域的逃避。

 

    诚然,这样一种情况将是一个难以忍受的噩梦。但在人民能够拥护继续制造核武器、放射性尘埃和有问题的食粮的现在,他们无法(正因为此!)忍受失去的娱乐和教育,这种娱乐和教育使他们可以不断为他们的国防或毁灭做好准备。因此,失去功用的电视及类似宣传工具或许会取得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所不能取得的成果――-系统的瓦解。压抑性需要的创造早已成为社会必要劳动的一部分――它是必要的,因为,没有它,生产的已确立方式便不可能维持。现在,成问题的并不是心理学问题,也不是美学问题,而是统治的物质基础。

 

    迫害犹太人的这种“刽子手的铁钳”,今日已成为全世界的恐怖,它们是不自由的残酷事实。可是,在一个存在主义哲学家看来,它们却成了人的自由存在的范例。萨特的论证在本体论上的无懈可击以及所具有的唯心主义那种时代的价值和成就,恰恰证明其论证远离“人的实在”。假如一种哲学,借助其对人或自由的存在本体论的分析,能够把被迫害的犹太人和刽子手屠刀下的牺牲品证明为完全自由的……那么,这些哲学的思想就堕落到纯属意识形态的水平上。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