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雄飞

著名出版人,《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的图书策划人

 
 
 

日志

 
 

和于丹谈谈民主  

2007-02-14 12:2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期,《于丹的<论语>的心得》和易中天的《品三国》等书风靡全国各大书市,让一度低靡的中国书市显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美景。分析其畅销的原因,主要有两点:其一,中央台是一强势媒体,任何人登上“百家讲坛”都会吸引读者的眼球。用央视一位主持人的话,“就是一条狗,登上中央台,也会成为名犬”。其二,凡登上“百家讲坛”的主都有极好的口才,口齿伶俐、思维敏捷,仿佛学术评书一样,以扣人心弦的情节吸引着广大老百姓,让许多没有上过大学的读者大开眼界,他们听的都是教授的课吗?于丹是北师大教授、易中天是厦大教授、孔庆东是北大教授……用出版者的广告语来说就是:“百家讲坛,坛坛都是好酒。”然而,读罢于丹、易中天的书,听完他们的课以后,掩卷而思,几乎毫无收获,毫无智慧,虽然打着传播和弘扬传统文化的幌子,宣扬的都是无用、愚民和“反动”的思想,是一堆貌似学术,却毫无价值的历史下脚料,不仅让人一无所获,而且是一堆有害的知识,堪称一股“文化的逆流”,中央台推出的一堆泡沫学术明星。尤其是在举世瞩目的中央十七大召开之际,继续宣扬中国传统中的“权谋十暴力”文化,将会误导整个中华民族。所以说,我愿意将出版者给他们的广告语改为:“百家讲坛,坛坛都是毒酒”。

于丹在《论语》心得中,将“天地人之道”总结为“信仰国家”,将“心灵之道”概括为“死生有命、富贵在天,让我们学会承受和忍耐痛苦”,将“理想之道”归纳为“储备心灵快乐的资源”,将“人生之道”提升为“学习《论语》的真谛就在于,使我们的生命照耀在智者的光芒下,尽早建立一种君子仁爱情怀”……此外就是一大堆刘墉、周国平式的“不痛不痒”的废话。这样的书竟然风靡大江南北,让任何有良知、有学识的知识分子都难以置信,所以才有“塞外鬼才”李悦和“哲学乌鸦”黎鸣两位先生站出来大声疾呼和猛烈批判,李悦找到了于丹的14处翻译错误和学术硬伤,黎鸣发现了于丹思想的“反动”,而我则要和于丹女士谈谈“民主”。

美国的巴林顿·摩尔在《民主和专制的社会起源》一书中认为,瞩目全球性现代化的进程,无非有三条发展道路,一条是以英、美、法为代表的西方民主道路,一条是以德、日、意为代表的法西斯主义道路,一条是以俄国和中国为代表的社会主义道路。法西斯主义不仅早已失败,而且为世人唾弃,社会主义也在寻找新的发展路径,只有西方的民主国家继续走在前进的大路上,那么我们没有理由拒绝对民主的研究和省察,并从我们的文化传统中寻找有价值和普世的文化,否则我们遵循的文化不仅不是“先进文化”,更是“落后文化”。纵观于丹的《论语》心得,不仅在曲解和阉割孔子,而且与“民主”的大方向背道而驰。

何为“民主”?按照美国密执安大学哲学教授卡尔·科恩在《论民主》一书中所言,民主是一种社会管理体制,一个社会的成员参与政府决策的广度和深度就是衡量民主的尺度。民主有两种前提:一是要有共同关心的社会(政治的和非政治的)存在,一是要有理性――其成员有无参与公共事务的能力。民主有五个条件:地理条件,法制条件(如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心理条件(如社会成员的气质、和解精神和掌权者的自我克制能力),以及防卫条件。在世界的各种政体中,民主不仅是危险最小、坏处最少的一种政治模式,而且也是要求社会成员个人能力最高的一种社会。在民主实施过程中,不仅要承认社会各个阶层和集团的利益,而且最需要妥协精神和尽最大的可能消除以暴力和专政手段解决内部争端。因此,民主的一个重要前提就是,各个成员享有平等的管理权和发言权。便览于丹的《论语》心得一书,几乎所有的观点都是反民主的。

勿庸置疑,中国30年的改革开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民主与法制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经济发展更是突飞猛进。但是,这繁荣的背后仍然有四大痼疾:一是贪污腐败现象愈演愈烈;二是严重的贫富差距和基尼系数的严重超标;三是生态危机和资源的严重破坏失衡;四是国民的道德沦丧,这些问题导致人民的健康和幸福受到严重阻碍,疾病和愚昧仍然使普遍参与管理成为梦想而不是现实。在于丹的书中,让我们对上述问题视而不见,而是毫无理由的回归内心的平静和幸福,这可能吗?是否也是一种“愚民文化”?

法国的大思想家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一书中向全世界呼吁:

 

我们只应当研究我们要建立的是一个动乱不已的共和国还是一个永久康宁的共和国,是一个有条不紊的共同和国还是一个杂乱无章的共和国,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共和国还是一个黩武好战的共和国,是一个威胁财产和家庭的神圣不可侵犯权利的共和国还是一个承认和以法保护这种权利的共和国。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解决这个问题不仅对法国有重大意义,而且对整个文明世界也有重大意义。如果我们能在这个问题上拯救自己,我们同时也能解救我们周围的一切民族。如果我们失败了,我们就会使这些民族同我们一起失败。随着我们将要建立的是民主的自由还是民主的暴政,世界的命运将会有所不同;而且可以说,这实际上也关系到我们的今天,即关系到我们的共和国是到处受到拥护还是到处被人抵制。

 

显而易见,法国和美国的民主是胜利了。那么,民主对中国同样有着巨大的现实意义,尤其是在党的十七大隆重召开的前夕。透过于丹、易中天、纪连海和阎崇年等一系列所谓的“知识分子”的书中,我们不仅看不到民主的曙光和启蒙,更看不到一群忧国忧民的知识分子关心国家和民族命运的情怀,反之,只看到了一张张皇帝和暴君,以及阴谋家狰狞的面容,要么就是一帮帮犬儒欺世盗民的闲言碎语和愚民之语。一位哲学家说过,在一个瞎子的王国里,独眼龙便是国王。以上的这些先生们,你们究竟安的是什么心?民主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民主是万万不能的。

于丹女士,我以一个爱国青年的良知向您大声疾呼:

再不要愚弄中国的老百姓了,长此以往中华民族还有希望吗?

 

               2007214匆草于情人节的黎明2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