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雄飞

著名出版人,《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的图书策划人

 
 
 

日志

 
 

《城市牛哞》序  

2006-09-02 09:1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城市牛哞》序 - hexiongfeivip -  贺雄飞
 
狂徒“徐无鬼”
 
   徐无鬼是一狂徒,不仅狂饮,而且最擅长酒后狂骂,骂独裁者,骂“文革”,骂卑鄙小人,骂贪污犯……无所不骂、淋漓尽致。据他自己说,这一优秀品格是从于北辰先生身上偷偷学到的。于老是内蒙古大学的第一任校长,是胡耀邦的同事,四川大学的高材生,20多岁就当县级干部,现任某中央领导在延安上幼儿园小班时,他教大班。他从1949年就写文章《革命是为了穷吗?》,60年代就开始骂江青……一直骂到现在85岁了,仍然精神矍铄。一次,当我向于老请教长寿秘诀时,他朗声大笑:“有什么秘诀,无非是想骂谁就骂谁!”在这一导师的言传身教下,徐无鬼从内蒙古骂到北京,又从北京骂回内蒙古,骂技日甚,路见不平一声吼,该破口时就破口,最后见被骂者不可救药,怅然隐居田园。在前不久的一次沙龙中,一名记者为“文革”唱赞歌,争执不下,徐无鬼大怒,拍案而起,拂袖而去,让人好不尴尬。
  关于徐无鬼的逸事掌故多如牛毛,只讲两则。其一,徐先生上哲学课总闭着眼睛,不看讲稿,也不看学生,完全是一副物我两忘的境界。一日,讲到动情处,先生老泪纵横,一只手从左衣袋里掏出手绢往脸上擦,学生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袜子,顿时引起哄笑。先生知道掏错了,气定神闲地从右衣兜里掏出手绢,又往脸上抹,学生一看,是另一只袜子。足见徐先生的记忆力不好。一般若无人陪同或接送,徐先生独自是回不了家的,要么会走错家门,他不止一次地走到曾经陪同一个老朋友只去过一次的情人的家里,结果却叫不开门。其二,本地省政府的某一高官去拜访他,徐先生派妻把客人的奥迪坐骑挡在柴扉之外,告诉对方,他正在与人谈话,客人惊问:“与什么更加重要的人物谈话而不见我们?”妻告曰:“苏格拉底!”徐先生的好朋友除了苏格拉底外,还有索尔仁尼琴,他亲切称之为“索兄”。一入他的书屋,索兄目光如炬,让客人不敢仰视。
  徐先生虽然表面潇洒若陶渊明,但内心却无比的痛苦。其一,他认为,嘴有三项功能,吃饭接吻发议论,而今却只有两项功能,非常痛苦;其二,他认为,人有三大孤独,无侣无朋无类,而今只有伴侣、朋友,却很少同道,所以也让人孤独;其三,佛经中将人的痛苦分为四类:生、老、病、死,他认为这四类不全,应该是“生、老、病、死、思”五苦,思想的痛苦是最深层的痛苦。所以,他才拉来雅斯贝尔斯、伏尔泰、索兄、尼采等朋友对话,聊以慰藉他那颗孤独的心。他经常说的格言有三句,一为“人的全部尊严就在于思想”(帕斯卡尔);二为“在瞎子的王国里,独眼龙便是国王”(西方谚语);三为“我用一句格言就能戳穿一个大人物,就像一支大头针钉在蝴蝶上一样”(伏尔泰)。
  正因如此,他常常夜半从梦中醒来,长叹不息,他说,小时候,母亲用最亲切最温柔的催眠曲对我唱: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
  我便甜美地进入那仙幻之境。
  现在,我长大了,长老了,睡不着了,谁能令我回到儿时的梦境?我睁着漆黑的眼,望着漆黑的夜,做着漆黑的梦,发出漆黑的呼喊……

  《城市牛哞》 牧歌编  太白文艺出版社出版
   原载《长江日报》
  评论这张
 
阅读(2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