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雄飞

著名出版人,《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的图书策划人

 
 
 

日志

 
 

《成年礼》序  

2006-09-27 13:34:00|  分类: 序言后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精神贵族”筱敏

                                             

 

     每一种思想最初总是作为一个陌生的来客出现的。

                                   ——歌德

 

     有人说,人分四种类型:一种人低级而无趣,一种人低级而有趣,一种人高级而无趣,一种人高级而有趣。筱敏就是那种高级而无趣的人。在2000年夏天的内地作家学者西部 行活动中,筱敏自始至终沉默不语。由于我是东道主,佳宾不说话,自然是组织工作有问题,因而我几次问筱敏,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吗,招待不周请多包涵。活动结束后,林贤治先生特地从广州打来电话,他说此次活动筱敏非常开心,请你不要误会,筱敏就是那种不苟言笑的人。筱敏说,是不是我已老了,不适宜和年轻人在一起,不适宜再参加这样的笔会呢 ?

     老当然没有老,等后来我读到筱敏的散文新著《成年礼》的原稿时,竟大吃一惊,筱敏的文章和人恍若两回事,那跳动的激情,那柔美细腻而富有理性的文字,让人爱不释手。 筱敏的文字和思想在当今中国女散文家中绝对是独一无二的,简直是一个精神贵族

      筱敏的文字大概以1995年为界,以前的文字以人性为主。此后,筱敏彻底变成了一个知识分 子,以批判和反思为主,字里行间荡漾着一种人文精神,并着力于对人类命运的思考,对心灵自由和个性尊严的追寻,其中蕴含着饱满的反抗激情和对个人宿命的感伤,侠骨柔情,视 野广阔,对法国大革命的反思,对德国法西斯的鞭挞,对俄罗斯精神的张扬,以及对文革 的回忆,篇篇精彩,字字有力。《遥想法兰西》、《德意志暗影》、《救援之手》、《词 的命运》、《死刑的立论》、《乌托邦随想》等一系列文章,都成了既有学术价值又有文学价值的标本。在这些名篇里,革命、启蒙思想家、个人权利、专制、叛乱、摧毁、《人权宣 言》、民主政治、潘恩、法西斯、纳粹党、独裁者、谎言、绿军装、红卫兵、自由、强 权、乌托邦、死刑、大炼钢铁、圣地、革命历史教育、广场、新时代的歌、铁窗生涯、游行、流血、武斗、仇恨、阶级路线、个人崇拜、造反、叛国、英雄、大救星、不落的太阳" 等词成了主题词,而且对这些词和词的来源都作了深刻的剖析,丰富的意象中没有一点柔情蜜意和风花雪月,让人即佩服又慨叹。从此,我把这些词和那个不苟言笑的形象对上号了, 一个卢森堡、贞德,一只精卫鸟,一个法国文学沙龙的贵妇人,一个十二月党人的妻子,一个愤世嫉俗的流亡者,一个悲天悯人的理想主义者,一个满地捡拾《阳光碎片》的痛苦思想 者,一个成年但不成熟的女革命家,一个敢于向专制和权威挑战的叛逆,更是一个具有高傲品格和不屈尊严的精神贵族……

    在《语言巫术》一文中,筱敏说,语言的巫术,是从个人失去表达的自由开始的。假如没 有遭遇过语言的暴行,没有人类社会自由的原则相对照,我们也许不会意识到表达的自由是个人得以安身立命所必需的居所。在《德意志暗影》一文中,通过对希特勒法西斯的鞭挞,筱敏得出结论:"什么是民族的尊严?一个将公民的眼睛和嘴巴贴上封条的民族是没有尊 严的。一个取消大脑,践踏个人自由的民族是没有尊严的。一个倒伏在专制强权之下,到处流行政治的情感瘟疫的民族是没有尊严的。一个无视个人尊严的民族是没有整体的尊严的。 一个拒绝审视自己,用一些含糊的修辞遮掩罪过,拒绝忏悔的民族,同样是没有尊严的。当勃兰特总理在华沙死难者纪念碑前禁不住跪下的时候,全世界为之屏息。而德意志民族的尊 严,恰恰是在这忏悔的勇气中重建起来。关于知识分子的批判,筱敏集中在自由和责任方 面,她认为,在狂躁的时代,任何一个自愿成为知识分子的人,都要有所牺牲和付出,通过对社会的批判和自我的批判,逐渐升华,并有义务摆脱集团思维的模式。她认为,我们的 幸存,是由于有人在我们的前头承担了不幸,强烈深沉的痛感和自审意识发人深省。因此 ,他对那些丧失知识分子品格和甘当奴才的精神叛徒绝不宽容,严词苛责:海德格尔始终 是一个忠实的纳粹党员,他忠实地把党费一直交到柏林被攻克的那一天。忠实的党徒而 诗意地栖居--姑且不论是的诗意还是个体生命的诗意--如果是可能的,那么,忠实的党徒而同时是一名自由思想者,却是不可以想象的。一字一句,宛如针毡刺骨,让每一个自嘘为知识分子的人自惭形秽。

    钱理群先生在《拒绝遗忘》一书中说:你选择思想者的道路,也就选择了孤独。永远地与丰富的痛苦为伴,就是你的宿命。筱敏的沉默源于孤独,筱敏的痛苦是丰富的 痛苦。因此,她在《在暗夜》一文中深情的倾诉:"何处是我的尽头呢?你说。当这 内心的询问穿过一百年的暗夜抵达我的时候,我就在暗夜里擦燃一支火柴,然而火光瞬间就熄灭了,灼伤的惟有自己的手。我只能以内心的颤动告诉你:实在没有尽头。

     筱敏,笑一笑,上路吧,我愿与你同行。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