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雄飞

著名出版人,《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的图书策划人

 
 
 

日志

 
 

我给牙医余华“拔牙”!  

2006-09-19 10:04:00|  分类: 序言后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给牙医余华“拔牙”! - hexiongfeivip -  贺雄飞
 
倾听现实的脉搏——代序
 
直击中国文坛的又一新著,《给余华拔牙》问世了。早在2004年春,我就和李建军、蒋泥等同仁推出了《与魔鬼下棋——五作家批判书》,紧接着又推出《十博士直击中国文坛》,这两本书曾引起很大反响。以莫言和贾平凹等作家为代表的被批评者认为,这种批评是吹毛求疵、哗众取宠,无非是借批评名作家出名。其他作家和读者,包括一大批在读的研究生则对两书给予非常高的评价,认为中国也诞生了真正的“批评家
”,他们敢于仗义直言,倾听现实的脉搏,戳破作家面纱,是中国文坛的“ 良知”。
纵观中国文学史,历来是赞扬家多,批评家少,真正的批评家更少。根据本人的真实感受,做一个批评家太难了,除却“得罪人”、“讨人嫌”、 “哗众取宠”这些世俗理解外,最关键是怎么批评,拿什么东西作为武器,否则仅仅是简单的酷评,着实没有太大价值。那么,究竟什么是真正的批评?中国需不需要批评?作家如何面对批评?这是每一个作家和批评家都应该回答的问题。
韦勒克在《文学批评作为术语和概念》一文中写道,早在公元前4世纪的古希腊,“批评”一词就作为“文学评判者”的意思出现了。中世纪的时候,批评是作为医学术语而出现的,意思是“危象”和“病入膏肓”。1492
年的时候,一位批评家则自豪地宣称:“在古人看来,(语法家们的)判断有至高无上的权威,审查和评判作家的人都是语法学家,因此古人也将语法学家称为批评家。”到了17世纪,培根则在《学术的进步》一书中把知识的传统说成“一是批评式的,另一是学究式的”。培根认为,批评要考察下列五点:“(1)关于作者的校正及编辑;(2)关于作者的说明和解释;(3)关于写作的时代,这在很多情况下有助于对作品的正确理解;(4)关于对作者的一些简略的责难;(5)关于作品的句法及意向。”后来,有人认为“一个真正的批评家或评判家”的职责就是“中肯地评判作家及其作品”。1674年,当莱默替拉宾的《对亚里士多德的沉思》写序言的时候,“批评”这个术语已是根深蒂固,批评作为一种事业也已蔚为大观了。莱默写道,“在上个世纪,意大利的批评家人满为患”,而“英国直到前几年尚无吃到批评家的苦头,正如她至今尚未受豺狼之害一样”。显然,正是这样一种对“批评”的理解,才造就西方产生了无数伟大的文学批评家和伟大的作品。
恩斯特·布洛赫在《论文学作品反映当代的问题》一文中写道:“不脱离时代而写作,并不等于按生活本身写作。因为许多看上去倾听现实脉搏的人,只接触到一些表面的事情,而没有感触到实际发生的事情。这样的作家描写的不是事情本身,而是流行的见解,所以在读者中造成他们写了时代小说的假象。它们也许能供人消遣,但一定是短命的……在当今,东方小说中有一些更糟糕的例子,既粗糙又拙劣。”这句话虽然不是专门评论余华或莫言们的小说的,却一语中的,代表了这部《给余华拔牙》一书中的许多评论家的观点。如果按照别林斯基的观点,这些作家是“轻蔑地看待那个不值得他们感到痛苦和欢乐的社会,盘踞在自己幻想城堡的收拾得很漂亮的楼房里,透过五彩缤纷的玻璃来看世界,他们像鸟儿似的为自己唱歌……由此就繁殖了这么许多微小之极的天才,小伟人,他们确实显示出许多才能和力量,可是,他们吵呀,吵呀,吵过一阵就默不作声了,常常在盛年,力量和活动正是旺盛的时候,身未死而锋芒已经耗蚀殆尽”。那些心胸狭窄、鼠目寸光的作家自然不甘心自己的“死亡”,但历史确实太残酷了,当这些作家们正兴高采烈地在家里点着巨额的版税时,他们的脉搏已停止了跳动。
中国的作家之所以一个个无法超越自己,关键在于缺乏信仰和知识分子情怀,正如犹太哲学家阿多诺所强调的,“美学必然以真理性为目标,否则就会被贬得一无是处、一文不值,或者更糟,即被贬为一种烹饪观”。试想
,如果一个作家能够有坚定的信仰和知识分子情怀,他就会以追求真理为乐趣,不惧怕和反感任何批评,而是勇敢真诚地站出来与批评家进行对话和交流。当年著名经济学家大卫·李嘉图的《国民经济及其赋税原理》出版后,曾遭致许多朋友的激烈批评,李嘉图不仅没生气,而且真诚接受批评意见并修改著作,最后成为传世经典。经济学家哈耶克当年和凯恩斯的大论战名震英国,双方虽然各自都不屑一顾,但还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尤其是哈耶克坦然承认自己治学方法中存在的一些问题,终于写出旷世巨著——《通往奴役之路》。我多么渴望中国的这些作家们也能有这样的胸怀和境界啊。
美国著名批评家阿尔伯特·莫德尔在《文学中的色情动机》。一书中指出,“色情幻想不仅客观存在,而且在我们的生活中很重要”。关键是“如何升华为感人的艺术作品”,并“导入爱情轨道”,且不致“使人堕落”,这是一个值得每一位作家严肃探讨的问题。可怕的是,许多文学家宣称自己和科学家一样自由,但结果却是为了赚钱而借此大写淫秽作品。
我再一次真诚地提醒以余华和莫言为代表的中国作家们,当你们倾听现实脉搏时,千万不要堕落成为一名“地摊文学”作家。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