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雄飞

著名出版人,《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的图书策划人

 
 
 

日志

 
 

纪念牧惠先生  

2006-08-25 11:0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念牧惠先生 - hexiongfeivip -  贺雄飞

 

    《沧海遗珠》编

 

我同牧惠先生接触不多,共通过两次信、见过一次面。第一次大约是2000年左右,牧惠先生给我写来一封长信,希望我能帮助出版《松仔岭事件》一书,可惜的事,我当时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无能为力;2004419的时候,牧惠先生第二次给我来信,希望我能帮助他出版《反思“一边倒”》一书,这次的信不长,信是用宣纸竖写,很有古贤士遗风,目录则是用稿纸写的,一字一格,非常工整,我立刻肃然起敬,马上打电话给牧老先生,请快些把文稿寄来;读完文稿后,我非常激动,不愧为大杂文家,值得我为之奔走呼号。逝者如斯夫,一下子就到了夏天,我于200465日下午组织了在京的专家召开了一次“青少年人性教育读本”出版座谈会,王学泰、丁东、黎鸣、何光沪、雷颐、章诒和、徐友渔、蓝英年等先生纷纷到会,牧惠和王春瑜先生也应邀前来,这是我第一次和这二位先生见面,一下子就被牧先生的气质和风度惊呆了,简直像一位大艺术家。牧先生的发言更有特色,像黎鸣先生一样激情四射,他说:“我是一个穷孩子出身的大学生,我8岁父亲就去世了,一个寡妇带着三个孩子,终于把我们三个人都供到高中毕业,有两个人读了大学。那时什么时候?是蒋介石统治的时候。我们穷到什么程度?我们家里没有一分田是收租的,没有房子,房子还是租的。我妈妈靠做布靠打毛衣来维持我们一家几口的生活。当时的当权者骂我们这些大学生造他的反,给你钱读书你还不好好读书,我们是公费生,没有公费的话我读不了大学的。公费生除了吃饭之外,还有一点节余,可以买牙膏、买邮票。也没有收房钱,也没有收饭钱,也没有收学费,你不好好读书,就反了。我们觉得我们反的很有道理,但是听了前面几位发言以后我就感到在这个问题上现状不尽如人意。一个很突出的问题,我们这个教育不仅是失败的,而且是很没有道理失败的。

至于人性教育这个问题,我觉得我们现在的包袱相当沉重,任务非常严峻。为什么?因为我们的文化传统中有些负面的东西。鲁迅不是说《二十四史》看来看去就两个字——“吃人”,从来不把人当人。长期以来阶级斗争被扩大化和绝对化,我们缺少一种人道主义的传统。刚刚浦志强先生说到知识分子有义务,应该深刻的检讨我们自己,确实是的。解放以后这些知识分子从小资产阶级变成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在一次次的运动里完全失去了自我,人家要我们说什么就说什么,而且我们就信什么。说谎有时不一定是说谎,文革时低头认罪我确实是认为我有罪。当然我检讨里有一些假话,但确实是心里话,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人。在以往的政治运动中我们再现过一些不人道的东西,但我们缺少认真的反思······。”座谈会开的很热烈,场面非常感人。我留诸位先生吃了一顿晚餐,夜幕降了很久,人们才慢慢散去。不知怎的,牧惠先生告别的时候,我看着他疲倦的神色和满头的白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我当时暗想,今后一定要和这位一辈子追求真理的真知识分子多加来往,多多拜读他的大著。北京有一大批这样的长者,无论是人品还是学养,都值得我们敬仰。我和牧先生的交往刚刚拉开序幕。

未曾想这竟成了永诀,牧先生那铿锵有力的发言,竟成了他最后的遗言!

于是,我内心便生出了一种深深的愧疚:为什么我早没能出版先生的大著呢?牧先生是累死的,他的死是否和急急忙忙来参加这次令人感动的座谈会有关呢?这成了我心中永远的痛。

是为编后絮语,谨以次文悼念这位可敬的长者。

        

                                                           赛妮亚

                     2005年盛夏于兰州黄河边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