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雄飞

著名出版人,《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的图书策划人

 
 
 

日志

 
 

中国是一个磨炼人类耐性的最好地方  

2006-07-13 15:0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斋里的革命》策划人语
 
 
            中国是一个磨炼人类耐性的最好地方。
                                    ——朱学勤
 

    本书初版于1999年,是“草原部落知识分子文存”中的一种。“知识分子文存”推出的应该是国内一流的学者和思想者,提倡“优美的文笔和深刻的思想相融合”,倡导“有思想的学术和有学术的思想”,关注社会现实和人文精神,弘扬人性、理性、智性和自由之思想、独立之人格、怀疑之精神。否则,我们是领不到21世纪的入场券的。读者可以原谅我们,自己绝不放弃原则。
    这话仿佛像商业口号,那也不要紧。一味地否定市场,就等于否定我们这么多年孜孜以求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学者们羞羞答答,不愿自我炫耀,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作为出版者来说,一流的作品只拥有两三千名读者,岂不是一种悲哀?我们为什么不能大张旗鼓地为真正的思想者找知音、找市场?让10万名读者读钱理群、朱学勤、秦晖、徐友渔的文选有什么不好呢?
    正儿八经的思想不推广,披着学术外衣的伪思想和乌七八糟的东西就会蔓延,这是出版者的耻辱,是对思想者的亵渎,是对读者极大的犯罪。

   《拒绝遗忘——钱理群文选》(钱理群先生系北大名教授,余杰和孔庆东的导师,人称“北大的良心”)早已出版,在读者中反响不小,不必多说。先说朱学勤先生。
朱先生是上海大学的名教授,九十年代初两部著作——《道德理想国的覆灭》和《风声雨声读书声》在学界一举成名。正是他开创了中国学术界用优美的文笔写枯燥的学术论文的一代先河,摩罗的文章中时常有他的影子。《访美五题》、《“娘希匹”和“省军级”》、《思想史上的失踪者》、《“公民意识”:中国的困难与曲折》、《狐狸当道与刺猬得势》、《卢梭和他的恋母情结》等文章,是我自己百读不厌的名篇。他对思想史的回顾、对法国大革命的研究,对社会现实的批判和当前形势的分析,非常到位和深刻,让人受益匪浅。尤其是前几年在草原部落进亦难退亦难的尴尬境地中,一篇《让人为难的罗素》使我茅塞顿开。“中国是一个磨炼人类耐性的最好地方”,这是学勤先生的名言。
    朱学勤本人,比他的文章还要可读,没有半点上海人的小家子气,也没有半点大学者的架子,更没有半点的张狂和偏激。他对人永远是那么随和、宽厚、热情和冷静,一派大家气度。在1999年夏天草原部落的笔会中,他带夫人坐火车来了,促膝谈心、喝酒唱歌、拍照摄影,活灵活现,太使人难忘了。为此,徐无鬼激动地写下《三读朱学勤》一文,读他的思想,读他的学术,读他的人品。

   秦晖先生是清华大学历史系的名教授,是目前我国学界研究农民学问题和改革问题的代表人物之一。在草原上散步闲聊的时候,他和我讲起草原沙漠化,草原上的老鼠、草库伦建设、苏木选举、东乌珠穆沁旗的羊肉和蒙古族歌舞,比我熟悉得还多,许多情况连我这个地道的内蒙人也是第一次听说。让人遗憾的是,他的右眼早已失明。我真想象不出他是如何获得那么渊博而详尽的知识的,而且神奇到给内蒙人讲内蒙,给新疆人讲新疆。
那一日,我们一同拜访李慎之先生,谈至高兴处,秦先生突然说,我今晚七点还要给研究生上课,其时已六点了。于是急急忙往回赶,到清华大学校门口已是六点五十分了。有趣的是,秦晖先生紧急跳下车去,连招呼也来不及打,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校园里冲(清华的校园可是有几路公共汽车的呀)。望着这个清瘦的背影,我禁不住泪眼模糊,多好的先生呵……

    该谈谈徐友渔先生了。徐先生学过四门外语,系社科院哲学所的研究员,是中国自由主义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经常在国外讲学,先后两次做过牛津大学的访问学者。如果单从学术上讲,徐先生是目前国内学界阐释西方理论最重要的专家之一,无论是福柯还是柯亨,利奥塔还是哈维尔,自由主义还是马克思主义,法兰克福学派还是社群主义,他解释得如数家珍,让人一目了然。融会贯通,这恐怕是一种大境界。当然,他也不乏原创性观点,他对文革的反思和忏悔是让人感动的。
   两次见过徐先生。一次是去他家取书稿,徐友渔先生提到不重复出版的问题,他表示绝不为多出书而出书,他一定要守住这条底线。第二次是《自由的言说》出版前,我专门请摄影家鲍昆给他摄影,约好上午九点,他九点十分才到。一到了他就表示歉意,说一是找件象样的衣服耽误了时间,二是半路上修自行车耽误了时间。我说您太客气了。当我看到他大包小包背了一身,禁不住乐了。可爱的徐夫子,您太认真了……

   时隔7年,本书在云南人民出版社的大力支持下,终于得以再版,可喜可贺。谢谢诸位同仁的鼎力相助。
                            贺雄飞
2006年6月6日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