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雄飞

著名出版人,《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的图书策划人

 
 
 

日志

 
 

犹太人与自杀问题<1>  

2006-06-28 11:3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有比忍受多种命运更高贵的灵魂吗?有比反抗苦难人世更高贵的灵魂吗?死了:仅仅是睡了。终于在睡眠中停下可恶的心跳,有什么结局能比这样了结传承而下的痛苦更让人渴求呢?死了;睡着了;睡着了……也许还会做梦。问题的关键就在这儿!因为当我们摆脱了肉体后,如果在死亡的睡眠里出现一些梦……赶快就此停住!这种想法会延续生命的苦难。因为谁忍受得了压迫者的凌辱和暴政、傲慢者的冷眼。爱情遭到蔑视的惨痛、公正的迟延、官吏的横暴和小人的鄙视,而只要一柄小小的刀子就可以结束这一切?谁愿意负着这些负担,在生命的压迫下呻吟流汗,倘不是因为惧怕死后那个从来不曾有一个族人回来过的神秘地方?就是这个谜使我们宁愿忍受目前的折磨,而不敢摆脱它们去投向另一些未知的痛苦。因此,这些意识将我们全变成了懦夫,将我们炙热的决心变得黯淡下来,也使我们具有伟大意义的事业逆流而退,使我们在行动面前退却。(①转引自《自杀的历史》一书,乔治·米诺瓦著,李佶等译,经济日报出版社20031月版,第94页。)

这段世界文学史上最著名的文字写于1600年。莎士比亚通过这几行字向我们揭示了一切:人在生存状态中的约束和限制能作为延续生命存在的理由吗?哈姆雷特的内心独白使这一作品超越了时空:作者神秘的个性深藏于显赫的名声之后,无人洞悉;几乎不可能作出的决定让人陷入两难的窘境;戏剧本身波澜起伏,淋漓尽致地表现了人在生存过程中接连不断地遭遇到的希望与失望。难道生存不就是痛苦和失望的交融吗?耻辱和不公正,心灵苦难和身体辛劳,不应遭受的失败、鄙视和冷漠,这一切都是达官显贵和傲慢之徒所赐。痛苦和失望的积累使每个人都成为了“行走的幽灵,可悲的小丑,在生命舞台上都只有短暂一刻的表演,而后便销声匿迹”。“这是一个痴人讲述的故事,充满骚动和狂热,没有任何意义,”麦克白如是说。这样的生活,如此荒谬,如此艰难,我们为什么不立即结束它,沉入永恒的睡眠中去呢?原因很简单:我们害怕陌生的事物。我们不是害怕死亡,而是对死亡之后可能面对的事物心存畏惧。意识和想像力将我们和自杀对立起来,我们被悬在生死之间。从来没有足够的事实向我们表明什么是自杀的主要诱因。哈姆雷特就是莎士比亚吗?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莎士比亚所提出的人生课题产生了巨大的反响,而且这种共鸣一直延伸至今。哈姆雷特是一个角色,我们每个人也都是:他处于癫狂和清醒之间,我们每个人也都一样。哈姆雷特的问题也就是全人类的问题。(①引自《自杀的历史》一书,第95页。)

当今的人类自杀率普遍提高,尤其是当代的中国大学生,名牌大学的大学生,整天传来他们自杀的消息。这一问题足够引起人们的重视。据统计,在19世纪,犹太教徒的自杀率在西方文明社会里的三个主要宗教派别中是最低的。(②参见《自杀论》一书,[]杜尔凯姆著,钟旭辉等译,浙江人民出版社19889月版,第17页。)因此,犹太人与自杀问题值得我们探讨。

《旧约》中曾以非常中立的态度提到数例自杀行为。扫罗在对抗非力士人的战役输了之后以剑自刺。阿比梅莱克被一个女人用石磨投中脑袋之后疼痛难忍,便对仆人喊道:“拿出你的剑把我杀了吧,不要给别人留下话柄:是一个女人杀了他的。”拉兹,被尼克诺的军队擒获之后,以壮烈的方式自尽。马克隆因被控判国而服毒自杀,拉谷埃勒的女儿撒拉,因造恶意中伤而想上吊自杀……。此类自杀行为大多像中国的“董存瑞舍身炸碉堡”一般,是一种英雄行为,犹太历史上此类行为层出不穷,最著名的是公元73年的犹太人抗击罗马军队的“马萨达堡” (①公元66年,巴勒斯坦的犹太人掀起反抗罗马统治的第一次犹太战争,罗马尼禄皇帝派兵镇压,并于公元708月攻陷耶路撒冷城,圣殿化为灰烬,被处死的犹太人不计其数。残存的犹太义军不足1000人,退守死海东南岸的马萨达要塞,坚守两年之久,罗马军队围困要塞付出伤亡15万人的代价,最终于公元73415日犹太逾越节集体自杀。当罗马兵登上山头时,只剩下两名妇女和5个孩子。)集体殉难,那一天,960名犹太人集体自杀。

不要认为我们没有资格享受上帝赐给我们的能够在活着时就自愿而光荣地死去的权利。这是无法抗拒的希望带来的幸福。我们的敌人只渴望将我们活捉;然而,无论我们如何抵抗,我们也不知明日如何逃脱;但是他们却阻止不了我们以慷慨的死来回应他们,来结束与我们最亲爱的人共同生活的时光……我们给自己施加的这种惩罚远远小于我们所应承受的惩罚,因为这样我们保护了我们的妻子不被侮辱。我们的孩子不会失去自由,而我们自己尽管命运不幸,却能够光荣地掩埋在我们国土的废墟之中,而不至于忍受被捕的侮辱,我们死而无憾。

“……在如此可怕的不幸面前,有谁能够再看得到太阳的光芒?尽管他可能被告知可以无忧无虑地活下去;或者说得更明白一些,有谁能够与自己的祖国为敌,在巨大的不幸前表现懦弱、苟且偷生,而丝毫不羡慕那些在我们神圣的城池天翻地覆、我们的社稷被一场亵渎神圣的动乱安全摧毁之前就死去的人们所拥有的幸福呢?就算我们希望能够勇敢地抵抗敌人,我们的抵御也只能到此为止了,这种希望已经消失,现在难道不过是在我们尚有自杀权利、尚能让我们的妻子也有自杀权利――因为这也是我们赋予她们的最大恩赐――之时,延迟我们奔向死亡的进程吗?我们是为死亡而出生的;这是不可逆转的自然规律,所有的人,无论他如何强健如何幸福,都必须遵从这条规律。然而,大自然毫不强迫我们去忍受凌辱和奴役,不强迫我们在依然有能力以死亡来维护妻子的荣誉和孩子的自由之时,眼睁睁地看着由于我们的懦弱而让别人将其掠夺。”这就是犹太首领埃拉扎·本·耶尔发表的著名的《马萨达殉难演说》,表现了犹太民族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和“宁为自由而死,不为奴隶而生”的民族精神。1963年-1965年,考古学家对整个山头进行发掘,结束与犹太史学家约瑟夫斯在《犹太战争史》中的史料叙述完全吻合。(①引自《犹太百科全书》一书,徐新等主编,上海人民出版社19938月版,第45页。)在埃拉扎的演说中。通篇为自杀而进行真正的辩护,把自杀说成是禁欲主义、新柏拉图主义以及印度主义融为一体的行为,并为自杀哲学找到经典论据:死亡犹如睡眠,它把我们带离短暂而不幸的存在;当我们眼前只剩下痛苦时,没有理由再继续生存下去;既然我们终有一天要离开人世,我们为什么不能为自己选择一个最佳时机呢?我们的灵魂渴望逃离躯体的监狱,在度过了可恶的人间生活之后获得无尽的幸福。自杀是我们自由的最高标志,使得我们能够战胜所有的邪恶,因此,上帝希望我们受惩罚。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