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雄飞

著名出版人,《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的图书策划人

 
 
 

日志

 
 

阳光和玫瑰花的敌人  

2006-05-11 16:07:00|  分类: 我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阳光和玫瑰花的敌人

               ——致王安忆君的一封公开信

 

 尊敬的王安忆君:

  我是您的一名读者,先给您拜个晚年。

  2003年的春节前后,大约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我是读着您的书守岁的,一直延续到正月初八,我才终于读完了《长恨歌》,但尚有您的早期作品《本次列车终点》、《富萍》、《妹头》等三篇未读。您的作品量真大,不愧为“中国当代第一才女”;以至于我原计划在春节前后读完的几部名著:雨果的《九三年》、托马斯·曼的《魔山》、赫尔曼·海塞的《荒原狼》、大江健三郎的《个人的体验》以及赫尔岑的《往事与随想》等书被迫搁浅。人的生命是有限的,知识的海洋却是无尽的。作为一名读者,想到尚有那么多的名著未读,心里总是沉甸甸的,以至于常常失眠。作为一名作者,想到世界上有成千上万种名著,就经常拿不起笔,因恐慌而不敢动手,世界上不缺我这一本书,又何必去制造文字垃圾,无端占用别人的宝贵生命呢?

  王安忆君,您是新时期中国文学的代表性人物,著作颇丰,影响甚大。但是,费了这么大的工夫读完您的作品后,心里非常酸楚,非常 懊恼,简直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原来被陈思和王晓明们称誉的“准大师级作家”竟是这般模样,本不打算写批评文章,一来怕得罪您和您的“追星族”(包括我的师友钱理群教授、葛红兵教授、章德宁社长、刘庆邦先生及何玉茹女士),二来怕和那些编撰所谓的《中国当代文学史教程》的名流学者们发生大面积“流血冲突”。而我乃一介书生,如何敌得过他们?但是,我内心的良知告诉我,您的艺术已得了“不治之症”,而且具有弥漫性。我必须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充当那个《皇帝的新衣》中的孩子,告诉您问题所在。其实,心有灵犀一点通,伟大和愚蠢只一步之遥,就仿佛某单位改革一样,如果老者都退,高龄一把手也退,那高龄一把手就成了真正的改革家;如果老者都退,就高龄一把手一个人始终不退,那高龄一把手就变成了很滑稽。

  写到这儿,我想起了一则关于美国歌唱家的笑话。他唱的第一支咏叹调获得了热烈的掌声。听众喊道:“再来一遍!再来一遍!”他又唱了一遍。可是听众还要求他再唱一遍。接着他唱了第三遍,第四遍……最后,他累得精疲力竭,气喘吁吁地问观众道:“这支咏叹调我还得唱几遍呀?”人们回答:“到你唱准了为止。”王安忆君,您就是这么一个情况——我总觉得您还没有唱准,所以还要继续唱下去。这既是一名普通写作者对您的严格要求,也是广大读者对您的殷切希望。

   王安忆君,您要努力啊!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