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贺雄飞

著名出版人,《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的图书策划人

 
 
 

日志

 
 

难以琢磨的上帝(1)  

2006-12-25 16: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次尴尬的旅行(六则)

贺                                               贺雄飞

 

作家永远是一匹害群之马。

―――米兰·昆德拉

2004年开始,我就和“哲学乌鸦” 黎鸣先生开始了在全国60所大学巡回演讲的“思想文化两万五千里长征”。2005年,由于在家写作《犹太人为什么聪明》一书,长征停顿了一年多。20061121,值参加南京大学黛安/杰尔福特·格来泽犹太文化研究所落成典礼之际,我们又出发了。我先去南京大学,黎鸣先生去湖南,然后在昆明会合。

徐新先生是中国研犹界最权威的专家之一,很早就担任了南京大学犹太研究所所长,曾主编过《犹太百科全书》,在国际犹太文化界有很高知名度,许多犹太人愿意支持他的研犹事业。此次应邀前来参加南京大学犹太文化研究所落成典礼的外国友人有:美国希伯来联合学院名誉院长高乔克先生、美国犹中学会董事会主席罗森先生、英国伦敦犹太文化研究中心的代表高杰瑞先生,以及格来泽夫妇的代表和几位捐款人家属的代表。此外,美国驻上海的总领事Mrkenneth Jarrett、以色列驻上海总领事馆的副总领事也出席了典礼仪式。徐新先生邀请的国内研犹界同仁并不多,只有云南大学肖宪副校长、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发展学院院长傅有德教授、河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院长张倩红教授,以及本人和外交学院宫少朋教授等人。其中,傅有德教授由于从济南飞往南京的飞机乘坐的人数不多而被临时取消,而没有来成。

典礼仪式很隆重,南京大学的领导也很重视,许多犹太人操着流利的汉语发言。唯一同国内会议不同的是,每隔一两位嘉宾发完言后,高乔克教授的孙女就会同一位捐款人的家属弹着吉他唱一首犹太歌曲,会议气氛很活跃。

由于本人不是主要嘉宾,所以没有发言的机会,但是趁下电梯之际,我还是用半生不熟的英语向几位犹太朋友请教。我说;“我刚刚写完一本名叫《犹太人为什么聪明》的专著,你们作为犹太人,认为犹太人聪明吗?”一位年轻人回答:“我们犹太人一点也不聪明,否则怎么会两千多年流离失所呢?”在旁边的高乔克教授则自豪地回答:“我们犹太人当然很聪明,因为我们现在已经开始学汉语了!”

参加完南京大学的活动后,我坐了56个小时的火车终于到达了“春光明媚”、海鸥满滇池的昆明。此次到滇,我和黎先生是应“昆明真善美书家”和“大家思想网”的邀请而前来的,将要到云南大学、云南财经大学、云南民族大学和云南艺术学院进行演讲。“真善美书家”是几个满怀激情和理想的青年学子自筹资金创办的,主要是邀请全国的著名学者到云、贵、川、桂等西南四省的大学进行思想传播和文化启蒙,所以我们的演讲是公益性的。在此之前,先后有贺卫方、秦晖、徐友渔、左大培等先生来过云南,在当地产生了很大的反响。事实上,我们后来的演讲也获得了同样的成功。

由于我在南京大学结识了肖宪教授,再加上我个人过去的知名度,云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副院长瞿健文教授隆重地接待了我们。在接风午宴上,云大研究生院主任林文勋教授也出席了,据同来的另两位教授介绍,林教授是国家教育部历史学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云南大学教授、博士、博导,目前他的有关中国经济社会重新化分的理论在全国产生了巨大影响。这自然引起了我的好奇,我便向林教授请教说,您理论的核心观点是什么?他回答说:“核心观点是,目前中国社会的表面是烂,实质是变。”这一理论不仅赢得了崇拜林教授的另两位教授的再次鼓掌,而且也赢得了在坐的“北大才女”张曼菱女士的大加赞赏,她激动地站了起来,滔滔不绝地发表了自己的感想。

对此观点我却不以为然,我开始向林教授提问了,您说的“表面”是什么意思?“烂”又是什么意思?“变”又是什么意思?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还未等我提问完,另两位教授便开始讥笑我,于是我被迫反驳:“众所周知,主宰一个社会的三大支柱是,政治、经济和文化,我分析您说的是中国经济的变化和发展,而且肯定是说变好了。但是,中国经济高速发展背后的代价究竟是什么?中国的政治体制有变化吗?中国的文化有变化吗?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究竟是什么?按您和张曼菱大姐刚才的观点,在古代中国的农村中,从乡绅身上还能看到中国传统文化的优秀成分,那么从现在中国农村的富人身上能看到什么?还能看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先进成分吗?目前中国严重的贫富两极分化、资源的枯竭、环境的污染和可怕的道德沦陷您又做何解释?有位犹太的经济学家名叫贝克尔,写了一部著作叫《家庭论》,主要观点是用经济学的方法分析家庭的好处,认为结婚有利于节约能源和节省开销,而事实上组成家庭的主要因素是感情,经济问题是第二个位的。因此,若单从经济学的角度来分析社会,未免过于简单。”这下可好,捅了马蜂窝,不仅那两位教授再次围攻我,连张曼菱大姐也开始批驳我,更加激动,更加手舞足蹈,更加口若悬河。我说,再给我5分钟的时间好吗?给一直沉默不语的黎先生10分钟的发言时间好吗?可惜的是,黎先生的发言刚开始了两分钟便被粗暴地打断了,气得黎先生把高脚杯的腿都拍断了,午宴不欢而散。

张曼菱大姐是我的老朋友,此事并不能影响我们之间的友谊,她和端庄而热情的徐勉大夫陪了我们一整天,临行前还赠送我们书有昆明大观楼“天下第一长联”的纸扇和清香扑鼻的普洱茶,并在西南联大旧址前合影留念,让我和黎先生感受到了云南人的朴素和憨厚。

云南之行,留在了我们的心里,留在了我们的梦里,留在了我们的生命里。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